她是中国曲坛“常青树”,80年代一部长书《岳飞传》让人们知道了“刘兰芳”的名字。十平米过道,摆上饭桌当书桌;每天十几小时的创作,她印证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16岁拜师学艺,60岁读完大学,学习不辍是她不变的人生态度。
    “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本期《文艺名家讲故事》栏目对话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刘兰芳。

故事里的事

  东北大鼓又叫奉调,发源地在沈阳。我的母亲、姨母都是唱东北大鼓的,所以我从小就开始学大鼓。那时候家庭条件十分困难,中学的时候拿一个月七块钱的学校助学金,而且还住校。每天早上吃高粱米稀粥就小咸菜,中午吃高粱米稀饭,这样已经很满足。念到初中二年级时家里供不起,我就辍学去拜师学艺。首先拜杨丽环老师为师,跟老师一边学三弦,一边学大鼓。师傅家四个孩子加上我五个,后来实在养不起就让我回家。

  有人在图书馆的废墟里找到一本钱彩原著《说岳全传》,并把书送给了我。但这本书太有局限性,比如我要说两个小时或四个小时,大概需要两万字左右,《说岳全传》上却只有很短的一段文字,所以要对原著进行删改增补。另外,我学《岳飞传》的时候是从“牛头山解围救驾”开始的,那时岳飞就要遇害了,而《说岳全传》是从岳飞出生开始,因此需要大量的编撰,比如“岳飞怒斩靠山熊”“和李氏结婚”等桥段都是我们挖空心思创作出来的。

  《岳飞传》正火的时候,我所到之处经常被人们认出来,也闹出了很多笑话。比如坐火车九下山东、六下河南,火车上我不说话没事儿,只要说一句话别人就听出来,纷纷喊我让说一段评书。有次去天津演出,我们路上边说边走,被环卫工人大姐认出了。这位大姐把我拦住,还大声招呼别人“刘兰芳来了”,让我给大家说一段。我们这行当就是接地气,就是为基层服务的,于是我给大家说了一段,大伙儿挺高兴,听完依依不舍地走开。

  60岁我才完成了读大学的心愿。1959年,我读大专。后来来到曲艺家协会之后,其他部门的党组书记全是硕士、博士,唯独我是专科。我羡慕大学生,没有进过大学课堂,感觉人生缺了一课。所以,我开始继续学习。从中央党校学了一年之后,我又继续学了三年,学经济管理,2005年末研究生毕业。60岁读大学最大的困难是学习的过程。每次考试坐在狭窄的桌前,我的血压达到一百六十毫米汞柱,考完四门功课后吃什么药血压也下不去。

故事里的作品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