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辛苦生活中潜心创作《岳飞传》
2015-09-29 13:58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刘兰芳: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

  1972年,鞍山电台请我说一些革命小说,我答应下来。当时我在电台录制了《海岛女民兵》《闪闪红星》《沸腾群山》《盐民游击队》《矿山风云》等革命故事。

  到了1979年,电台的责编让我说一个传统书。我学过《岳飞传》,也喜欢这部书。但《岳飞传》没有书道子,每天要说两个小时到两个半小时,还得说三四个月,材料一无所有怎么办?

  后来,有人在图书馆的废墟里找到一本钱彩原著《说岳全传》,并把书送给了我。但这本书太有局限性,比如我要说两个小时或四个小时,大概需要两万字左右,《说岳全传》上却只有很短的一段文字,所以要对原著进行删改增补。另外,我学《岳飞传》的时候是从“牛头山解围救驾”开始的,那时岳飞就要遇害了,而《说岳全传》是从岳飞出生开始,因此需要大量的编撰,比如“岳飞怒斩靠山熊”“和李氏结婚”等桥段都是我们挖空心思创作出来的。

  那时我还在工厂当工人,每天下班回家照顾孩子,日子过得挺安逸,突然要说书,根本不知道怎么说。因此,我一点一点地往回倒。要说好一部书,书的结构特别重要,不精彩没人听,所以既要制造悬念激动人心,又要有人情味,让人听了有感觉,做到有文、有武、有悬念。

  开始写作的时候特别费劲。家里的房子只有十几平方米,过道既是厨房也是养鸡的地方,还要在那里写书。尽管条件十分有限,但那时候并没有感觉到苦,相反的内心有一种奋进的精神。我老伴王印权是唱快板书的,写完我就念给他听,时间长了他都不爱听了。我就换另外一种方式说给他听,一遍一遍直到他认同,我才开始落笔定稿。白天演出,晚上回来做家务、写评书。上半夜我写,后半夜把老伴叫起来帮忙修改,我五六点钟起来背诵几遍。当时,一段书是28分半钟,和现在22分半钟比差很多语言,要是都写出来很费劲,所以基本没有写全。其实《岳飞传》没写多少稿子,一天要录一两万字,基本上只写三千字。其他文字怎么办呢?基本上是录制开始后,把醒木一拍即兴发挥,大部分都是这样录制出来的。

  那段时间每天去电台录音,一天要录制两三段,大概需要四五个小时。早上八点钟去电台录评书,中午回来吃饭,下午一点钟上台说《明英烈》,晚上听书,半夜写书,第二天早上再去录制。那段时间就是这么过来的,太难了!

  现在想想确实不容易。为写好评书我反复修改,有时候气得直哭,撕了又重写。其实哪行哪业都不容易,想要做出点成绩绝不是一日之功,必须要倾注心血,要刻苦才行。

[责任编辑:范子川]
独家策划

图解|"八大行动"让中非各领域合作遍地开花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对未来3年和今后一段时间中非各领域务实合作进行了规划,重点实施“八大行动”。

图解:中非并肩战斗力争实现共同富裕

近3年来,随着中非减贫惠民合作计划深入实施,很多非洲国家民众的生活正发生着巨大改变。

图解|中非双赢!让中国梦和非洲梦相融相通

中非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合作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双方互有需要、互有优势,中国的发展给非洲带来更多机遇,而非洲的发展也将为中国发展增添动力!

图解|中非基建合作让非洲获得感实实在在

近年来,中非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开展了一系列重大合作。中国为改善非洲国家人民生产生活条件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