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生于猴王世家,自幼学艺,是戏曲艺术大师六龄童的幼子,章氏猴戏第四代传人,因为在86版电视剧《西游记》中扮演孙悟空被亿万观众熟知;他致力于传播传统猴戏艺术,在国内演讲800余场;他作为中华文化传播使者,将优秀传统文化带到世界各地。
       本期《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艺名家讲故事》栏目对话著名表演艺术家六小龄童。

故事里的事

  我小时候,父亲每次登台演孙悟空,我们十几个兄弟姐妹就会被画上猴脸演小猴子,父亲一边演出一边观察,看哪个孩子更有潜质,能挑起未来的大梁。二哥章金星在我们这些兄弟姐妹里是最出色的,他三岁学艺,八岁就和父亲出演了绍剧《大闹天空》。当时周恩来总理还在舞台上接见了他,并给二哥赠名“小六龄童”。二哥十二岁时还参与拍摄了绍剧电影《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可以说很早就成名了。但很遗憾,二哥1966年患白血病不幸去世。他临终前留下遗言,希望我这个小弟弟能替他把家族事业继承下去。

  上世纪八十年代,电脑特效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但是包括导演、编剧、演员在内的所有主创信念都很坚定,不拍出一部好剧不罢休。86版《西游记》拍了六年,所有特技动作都是靠演员独立完成。为什么不用替身演员?一方面,孙悟空的“飞”,不仅是一个飞的动作,里面还要有表演。因为不像一般的武侠剧,演员远远地飞出去就可以,孙悟空要先有造型再起飞。比如,看到前面有棵大桃树,孙悟空得演出高兴的劲儿,再回头看看唐僧说:“师父,俺老孙前去看看”,接着才能飞走。替身演员毕竟不是专业学猴戏的,演出的效果不尽如人意,所以必须自己去完成。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说过,我们现在的文艺作品,有高原,但缺少高峰。一部好的艺术作品,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高度结合,首先要重视社会效益,第二才是经济效益。这些话对我们文艺工作者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艺术作品不能只看到市场,票房、收视率不是唯一的标准,这是我们必须坚守的底线。基于传统文化的创作,可以创新,但不能为了迎合市场而恶搞,甚至亵渎。在有的影片里,孙悟空跟白骨精谈起了恋爱,小朋友问我:“美猴王叔叔,孙悟空在取经路上有几个女妖朋友?”每当听到这样的问题,我的心在流血。

  这些年,我也一直致力于在国内外传播猴文化、戏文化。我除了写一些表演艺术的书以外,还写了一些西游记的读物,有给学龄前儿童阅读的《听孙悟空说西游》,给成年人阅读的《六小龄童品西游》。同时,我到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去给学生面对面讲演,主要传播西游文化、猴文化,截至目前,已经做了800多场演讲,希望到明年猴年可以到1000场。我把演讲也做到了海外,希望孙悟空能成为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人与人之间的友好使者。最近,我看到《人民日报》一篇文章,提到了电视剧《西游记》在越南的影响力。

故事里的作品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