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自称是“耍妹”的艺术家,身上散发着川人特有的机敏和游戏人生的才情,恰恰展现了返璞归真的艺术本质。曾妮的作品摆脱了具体的物像,用一种诗意的、穿越的艺术手法,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这些作品既有女性的细腻温柔又仿佛超越了女性,画面具有很强的艺术张力。 从最初的具象加唯美到后来在写实基础上加表现主义的倾向,再到后来的解构重构,我们看到了曾妮作品的风格变化。不变的是,在每次的风格变化中,她都将艺术和生命体验紧密相连,她的作品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启示

曾妮:在画纸上时空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