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 永不言退
2017-04-03 08:00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吴正丹:杂技艺术家

  2002年1月,蒙特卡洛国际杂技节(当今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国际杂技艺术节之一,代表了国际一流水平,被誉为“杂技界的奥斯卡”),当我们带着《芭蕾对手顶——东方的天鹅》节目来到现场,看到其他国家选手的参赛节目,瞬间“压力山大”。

  赛前,我们只有一次适应现场的训练机会,结果由于旅途劳顿等原因,动作完成得乱七八糟。再看其他选手的节目,他们简直像玩命一样:黑着灯,在十几米高的钢丝上跳跃,什么保护都没有;大跳板这头的人一砸下去,那头的人就飞上十米空中,像一片羽毛似的,又轻又稳地落在五人叠罗汉的顶上。看了这些高难技巧,我和魏葆华倍受刺激之后反而释怀了,背负已久的金奖包袱也放下来了。我对魏葆华说,咱们跟他们比的不是危险,我们只要把自己的作品展现好就行了!

  正式比赛时,马戏大蓬里座无虚席,当我站在魏葆华的左肩上一转,只听得全场4000多名观众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惊呼,等我再迈到魏葆华的右肩,摆出我最骄傲的造型——后阿拉贝斯站肩时,全场观众像被施了魔法一般,热情瞬间点燃,掌声、跺脚声、口哨声排山倒海地传来……观众反响之热烈让我们始料未及,甚至我连伴奏音乐声都听不到了。

  当我落到地上,包括王室成员和评委在内,现场所有的观众都起立为我们鼓掌。那一刻,我的脚底是软的,踩不踏实了,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晃动着,幸福的泪水不知何时已从脸颊滑落。那天的谢幕,我们先后4次返场。在返场谢幕的时候,我脑子里就像放电影一样,所有的经历、回忆一瞬间全都涌了上来:训练时脚趾缝触电般的疼痛,为了多训练一会儿赶不上回旅馆的末班公共汽车的懊恼……当拿到“金小丑”奖时,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了。

  很多人都问我什么时候离开杂技舞台?作为一名“高龄”杂技演员,我没有给自己设定期限,希望自己能一直演下去。我希望我们的表演能够成为经典,同时为中国杂技开辟一条新路,让传统技艺和西方经典能够融合发展,让更多的中国杂技演员可以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更稳。

  从6岁学艺到结婚生子再到重返舞台,回首来时路,我最大的感受是:在你坚持不住的时候,再继续坚持一下,就离你的目标近了,最终会达到成功。

[责任编辑:范子川]
独家策划

数读习近平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讲话

习近平应邀出席在越南岘港举行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想知道习主席说了什么吗?

来,看看四年来精准扶贫成果有多赞!

一晃四年,精准扶贫政策以每年减贫1300万人以上的成就,书写了人类反贫困斗争史上“最伟大的故事”。

新时代新征程 文化建设者们信心满满

在文化建设者们看来,文化发展的蓝图已经绘就,关键是要认真领会好,深刻把握好,全面落实好。

新时代新征程 科技工作者怎么做?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