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学艺 九岁夺冠
2017-04-03 08:00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吴正丹:杂技艺术家

  1987年,我6岁。有一天偶然在电视上看到沈阳体育运动学校体操队招生的广告,想到电视画面中的小朋友们每天都在蹦啊跳的,心里羡慕不已,于是就任性地要求爸妈为我报名。

  面试那天的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三四个老师坐成一排,分别测试考生身体的柔韧性、软开度、爆发力等等。我那时候还不到30斤,又小又瘦,比同龄人要矮半头。虽然我的柔韧性测试成绩比较理想,但是到了爆发力测试的时候,老师让我从下往上蹦,我根本蹦不起来,弹跳力很差,尽管我使劲地想表现自己,却依然没有达到老师的要求。本以为毫无希望了,结果阴差阳错,在考试现场,我却被艺术体操队的老师看上了。那一年有1000多个小朋友参加考试,最终只有二十几个被录取。我很感谢我的启蒙老师,如果不是她在那一瞬间看中了我,我这一生很可能就与艺术无缘了。

  到了艺术体操队我才发现,我个头最矮、年龄最小。可是我很要强,练得再累也不叫苦,腿压得再高也不喊痛。周末回家时,妈妈看到我背上压腰后的淤青,心疼地流下了眼泪,爸爸也不像刚得知我被录取时那样兴高采烈。他们劝我说:“姑娘,算了吧,别练了。”当时我还是咬着牙没松口。谁让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呢!那时候我立志要拿辽宁省冠军,觉得那就是最厉害的了。爸爸妈妈见我意志坚定,也就同意了。由于我训练认真刻苦,一年后就入选沈阳体育学院艺术体操队,两年后调入辽宁省艺术体操队。进入省队之后,我的技术一直在同龄队友中名列前茅,并且从9岁开始,我连续参加了3次辽宁省比赛,而且每次都是冠军。

  然而,我一直都不长个子,比同龄孩子要矮半头,老师担心我长不高,觉得我的潜力不大。就这样,我被艺术体操队淘汰了。这对11岁的我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告别了令我痴迷的艺术体操,我转到了技巧队进行混合双人项目的训练。

  到了技巧队,我发现除了要克服恐高,还面临更大的挑战——需要更加全面的能力和素质。首先是最基本的倒立、跟斗,我从未接触过。另外就是身体的控制能力,既要有很好的软度,又要有很强的力度。而我从艺术体操改行过来较晚,很多技巧运动员从很小就开始训练,这对于“半路出家”的我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此外,我还要继续控制体重。记得那个时候我每天都不能吃饱,连水也不敢多喝。最艰难的时期是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连喝凉水都会增体重。每天除了大量技术动作的训练,还要进行最少1小时的“燃脂运动”——跑步,跑完了还要马上倒立。至于什么时候下来,不是看时间到了没有,而是要计算从额头上滴到地面的汗珠数量,一般要滴100滴汗,我才能从“反转的世界”恢复正常。

[责任编辑:范子川]
独家策划

数读习近平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讲话

习近平应邀出席在越南岘港举行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想知道习主席说了什么吗?

来,看看四年来精准扶贫成果有多赞!

一晃四年,精准扶贫政策以每年减贫1300万人以上的成就,书写了人类反贫困斗争史上“最伟大的故事”。

新时代新征程 文化建设者们信心满满

在文化建设者们看来,文化发展的蓝图已经绘就,关键是要认真领会好,深刻把握好,全面落实好。

新时代新征程 科技工作者怎么做?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