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方设法解决剧院发展难题
2016-04-13 08:00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茅善玉:上海沪剧院院长、上海市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2002年,我的工作重心逐渐从舞台表演转换到了上海沪剧院的管理上。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想当这个院长,我认为我是一名演员,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献给舞台。后来领导找我再三谈话,说现在沪剧的观众流失很厉害,沪剧需要传承弘扬,需要懂沪剧的人接过这根接力棒。于是,我通过竞聘程序接下了上海沪剧院院长的工作。

    刚上任时,正面临各地沪剧剧团大部分解散、小部分苦守的处境,人、财、物都非常紧缺。记得当时剧院正在筹划一台大戏《石榴裙下》,但是我们连40万元的投资资金都凑不齐,最后我想到了向全院职工集资的方法。大家凭着对沪剧的热爱,拿出了平时省吃俭用的积蓄投资入股。每每想起这事,我都挺感动,也挺后怕,万一搞砸了怎么办?后来,这部戏反响非常好,场场观众爆满,到了第11场,成本就全部收回了。

    沪剧传承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人才紧缺。剧院演员队伍所有人加起来就二十几个人,而且演员年龄出现了断层。由于人数有限,我们只能排五、六个角色的小戏,十几人甚至几十人的大戏,我们根本就排不了。那时候我就在想,这样下去沪剧就完了,经典剧目长年没人传承,原创剧目也无人演,最后就会彻底消失。所以,我当时最着急的就是必须抓紧招收、培养新人。

    在招生过程中又面临一个窘境,正宗的沪剧表演要用上海方言,之前沪剧院只招上海本地户口的学生,现在本地孩子对学沪剧兴趣不大,根本无生可招。我们与教委多次沟通,最后教委同意可招外地学生。即便如此,2005年到2006年招生,也只有100多人报考,到了复试的时候只剩80多人了,远远没有我们当年几万小朋友同时报考的火热场景。最后,我们挑选了28个人进行培养。

    培养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有些孩子完全是零基础。比如,外地孩子一句上海话都不会讲,老师们只得先一字一句教上海话,直到这些孩子能流畅地说上海话,通过最起码的语言关。另外,声、台、形、表等都要学习。沪剧教学跟其他剧种一样,也是口传心授,一招一式要通过演员自己对角色的理解来表演。如今,这些孩子们都逐渐成熟,成了剧院主力。他们的到来,让剧院队伍整体年龄层往下降了很多,也让剧院充满了朝气。

    虽然剧院接班人的问题暂时得到了一些缓解,但我们没敢懈怠,还需要搭建好沪剧演员的年龄梯队,2013年我们又招了一批小朋友,老、中、青、少每个年龄层的演员都有了,这样沪剧演员才不会断档,沪剧艺术的生命才能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董腾飞]
独家策划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今后我们这么干!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举行。会议认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公布世界先进科技成果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活动上,“华为3GPP 5G预商用系统”等18项黑科技引得观众阵阵惊叹。

“乌镇时间”,看大咖们如何预言未来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如约召开,千年古镇再次迎来八方宾客“水乡论剑”、共商“网”事。

互联网大会成果那么多,重磅的都在这儿!

年度成果文件《乌镇展望》发布。各国嘉宾积极贡献思想智慧、展示创新成就、探讨合作途径、展望未来愿景,大会取得丰硕成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