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打误撞入行 最敬畏艺术的“坚守”精神
2015-10-13 15:00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奚美娟: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影协副主席

  我是在上世纪50年代成长起来的,那个时候的上海,普通话推广得还不是特别广泛。我一开始还以为上海戏剧学院就是上海戏曲学校(戏剧和戏曲两个字在上海话里是同音的),当时报考上戏,我以为是去唱京戏的,真是挺误打误撞入行。那个时代,很多学校包括中戏和上戏,可能更希望招收“一张白纸”的学生,只要你的条件比较好,有点悟性,老师就可以在你这张白纸上系统地培养你、塑造你。入学考试,我们也是经过层层筛选,最后参加复试那波人还在戏剧学校住了一星期,排了一台节目,做了一次汇报演出。当时上海好多专业剧团的人都来看,演完后又淘汰了一批人。

  我读上戏时,印象最深的是老师们非常严格。他们在传递艺术专业知识的同时,把对艺术的坚守精神也传递给我们。有件事我记得特别清楚,1987年,当时我已经毕业十年了,在排演话剧《中国梦》时,因为戏剧需要,我在里面要独唱一段民歌《小河淌水》。一般舞台话剧是很难得有演员在戏中独唱的。我上戏的声乐老师看完戏后,找到我,主动让我到他家去帮我调整一下声音。那几天我正忙着办去新加坡演出的出国手续,老师就说:“你再忙,晚上演出完了也要到我家来。”记得那天演完戏以后,我骑着自行车到他家里去,他帮我调整发声、讲解中国民歌唱法。老师觉得在艺术上还应该给我提醒,希望我更完美一些,不会因为我已经毕业了、已经演了好多的角色了而改变。

  有人说过,有的人嗓子很好,但让人觉得像在卖弄嗓子;有的人唱歌,一听就是从心里流出来的。我想老师应该是希望我的歌声是从心里流出来的吧。老师在我毕业十年以后还来关注我,坚持要自己的学生做到最好的这份“坚守”,让我有一种敬畏、敬仰,对我影响非常大。现在,我也遇到一些年轻演员,有时会来跟我讨论一些关于表演的问题,我不知不觉地就会像我的老师们那样去做。表演是一门学科,需要默默执着地坚守,不是玩玩就能达到一定高度。

[责任编辑:范子川]
独家策划

百姓心声:个税改革让“钱袋子”鼓起来

此轮个税改革范围广、亮点多,是1994以来改革力度最大的一次,也被舆论普遍称为顺应了民意的现实诉求。

【奋进新时代】点赞中国经济“新格局”

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哪些历史性的突破?网友又是如何看?一张图告诉你!

一图速览中国蓝天保卫战“作战图”

未来三年,中国蓝天保卫战的“作战图”出炉。蓝天保卫战的“主战场”在哪里?将采取哪些“战术”?

图解|“入世”十七年 中国履约不折不扣

中国加入WTO以来积极履行承诺,逐步扩大市场准入,经贸环境持续改善,对外开放进入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新阶段。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