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陈力:古人也爱碎片化阅读
2015-04-24 09:52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陈力:国家图书馆副馆长

  光明网: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光明网视频访谈节目,今天做客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是国家图书馆副馆长陈力。陈力副馆长您好。

  陈力:各位网友好。

陈力:古人也爱碎片化阅读

  光明网: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李克强总理谈到“倡导全面阅读,建设学习型社会”。国家图书馆在创办“文津图书奖”之初,也是旨在推广全民阅读。您能不能首先跟我们谈一下,国家图书馆在推广全民阅读过程当中都做出哪些努力。

  陈力:全民阅读是国家图书馆最重要的使命之一,从国家图书馆建立之初,就致力于推动国民的阅读。2004年,当时国家图书馆和中国图书馆学会在国家图书馆的文津广场上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阅读推广活动,在那次活动上,第一次给全民阅读的LOGO揭牌。以前可能更多叫全民读书,“全民阅读”这个概念,就是从国家图书馆最先提出来。2004年,为推动全民阅读,同时也考虑到阅读方方面面的问题,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面对几十万种新书,他们的时间有限、选择范围也很有限。怎么让普通读者更方便地读到好书?我们考虑以后,就设立了“文津图书奖”。从“文津”这个词就能看出来,这是国家图书馆的老品牌,文津阁《四库全书》收藏在国家图书馆,国图老馆前面一条街也叫“文津街”。同时,所谓“文津”就是文化津梁,我们用这个词作为图书奖的名字,就是希望搭建起一个写书人,出版人和读者之间的桥梁。十年来,我们也是以文津图书奖作为抓手,通过各种方式推动全民阅读。

  光明网:与往届相比,在今年的文津图书奖评选过程当中,都做了哪些新的尝试呢?

  陈力:文津图书奖设立以来,每年都有一些新的变化,主要根据社会的变化,尤其是读者的变化,还有就是信息传播方式的变化,我们做一些新的尝试,然后不断完善。今年跟往年相比,一是候选图书范围进一步扩大。今年候选图书有1400多种,是历届候选图书最多的。二是参与评选的单位多。文津图书奖分成两个环节来评奖,第一个是初评阶段,我们通过网络征集读者、社会各界一些意见建议,并联合全国六十多家图书馆,共同推荐文津图书奖候选书。所以今年在这个范围也扩大了。三是宣传推广方式丰富。比如,充分利用互联网等各种方式,希望能够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参与。通过微信、微博还有其他的传播渠道,加强宣传。今年是文津图书奖十周年,在整个活动安排上,也比以往更加隆重,希望通过丰富多彩的活动唤起社会各界对阅读的重视。活动本身不是很重要,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活动引起社会各界对阅读的关注,引起广大读者对阅读的关注。

  光明网: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本届获奖图书的情况大概是什么样的。

  陈力:第十届文津图书奖,评选出了十种获奖图书,另外有六十种推荐图书。十种获奖图书里边,人文社科的是五种,自然科学和科普的三种,少儿图书两种。

陈力:古人也爱碎片化阅读

  光明网:您能不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两本图书的情况。

  陈力:我印象最深是孙机先生的《中国古代物质文化》。这是现在非常火的一本书,在各种图书推荐排行榜里边,都排得比较前面。这次文津图书奖也把这个奖授给这本书,因为这本图书既是一本非常严谨的学术著作,同时又非常适合大众阅读,它是把学术性和普及性结合的非常好的一本图书,正好符合文津图书奖的要求。同时这本书是关于古代传统文化,是大家关注的一个话题。大家可能谈到传统文化更多是想到古代传统的一些经典著作,比如说国学等等。我们古人是怎么生活的?我们古代的物质文明了成就怎么样?还有古代中国传统文化和国外的优秀文化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大家了解并不多。通过此书,我们就能够很清楚了解到,我们的祖先是怎么一步一步发展过来的,古代衣食住行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哪些创造发明影响了世界,国外哪些优秀文化影响了我们中国文化。所以,无论从文化传承,还是我们的改革开放,它的意义不限于这本书本身。它讲的是一个一个古代具体物质文明的情况,包括很多考证,但是考证具有很强的可读性。评委们评选过程中,一致觉得这是一本把学术性和通俗性结合得非常好的图书。

  光明网:现代社会我们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看书的时间也被压缩,大家更倾向于快餐式、碎片化阅读。我不知道您对这种阅读习惯有什么样的看法?

  陈力:我认为目前这种阅读方式的变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是技术发展的必然。有很多人对这种现象的认识是完全不同的,有的可能痛心疾首,认为像传统的、在一个书斋里边坐下来,喝着一杯清茶慢慢地阅读,这种悠闲的、浪漫的阅读方式已经不在了,认为新的阅读方式已经不是阅读。我认为,互联网时代,新的阅读方式,我们不必去拒绝,同时也拒绝不了。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根据社会发展,技术进步,去适应这种变化。我们在图书馆工作接触的读者很多,对于年轻读者来说,包括小孩,这种新的阅读方式,已经被广泛接受了,可能还有一些年纪稍微大一点的读者一时还难以接受,但是也有很多人已经开始接受了。我认为它是一种很好的阅读的方式,碎片化阅读,古代其实也有,古代人读诗经可能就是一首诗一首诗去读,读唐诗三百首,也是一首诗一首诗读,你说这不是碎片化阅读吗?没有说读唐诗三百首一气呵成读下去,不是这样的。把碎片化阅读和深阅读、浅阅读等概念强化,我觉得没必要。我们阅读的行为本身,就有很多种。比如,我们在传统阅读的时候,有的书我们是精读,就是现在人们一般所说的深阅读,但有很多书,其实你不必逐字逐句,一页一页去看,有的就浏览一下就行了,它也是人们获取知识获取信息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手段。所以你不能说,只有深阅读才好,浅阅读就不好了,其实它都是很重要的阅读方式。同样,对现代人来说,比如他在地铁上,碎片化的时间来阅读有什么不好,没什么不好。还有我们的阅读,他就看一条新闻,阅读的功能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在思想上有所启迪,这是大家比较推崇一种,实际上我们很多的阅读不是那样,不是那么单纯。我们的阅读,有获取新的知识,有获取新的信息,都是很重要的阅读。不是人人都能够成为思想家,能够成为哲学家。只要他在阅读,同时他阅读的东西是健康向上的,符合社会主流价值的,那这种阅读,无论采用什么方式阅读,无论在什么地方阅读,无论用什么工具阅读,我觉得都是应该鼓励的。

  光明网:在微博上看到这样一组数据,2014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是4.56本,比去年减少了0.21本,人均每天接触互联网的时间是54.87分钟,而阅读的时间仅仅只有18.76分钟,而且仅仅只有2%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是非常多的,对于这样一组数据,您会有哪些思考。

  陈力:这个国民阅读的统计已经做了很多年了,我们也一直非常关注这个统计。因为它在一个统计指标之下,连续多年做的话,能够反映出阅读状况的一种变化的趋势。但是,它是不是能够真实科学反映我们的阅读现状,我觉得这个还要从多方面来考虑。它有合理的一面,比如提到纸质阅读减少了,这就是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然,因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这样的,现在越来越多人,靠计算机来阅读,靠手机来阅读,所以纸质阅读必然会下降。你认为它是好的,你认为它是不好的,我觉得它这个谈不上价值评判。这个变化给我们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比如图书馆服务,我们会根据这个指标的变化来及时调整服务策略。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网络来获取信息、来阅读的话,我们会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多媒体服务方面。另外一个就是说,我们国民的阅读状况,确实不太理想,这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我们要有足够的重视,但不必特别强调。中国国民的阅读,传统的阅读可能比较少的,现代化的阅读比较多的。有一个很典型的数字,中国的智能手机在全世界,无论是它的总数,还是它的比例,都位居前列,很多人通过智能手机进行阅读,恐怕很难能够真实统计出它的阅读状况。现代阅读和传统阅读在概念上、内涵上,都有很大不同。我们不能用传统概念来评判一个新生事物,还需冷静客观分析,既要看到问题所在,同时也不能够过于悲观。随着技术的发展,包括我们阅读方式的变化,很多人在阅读方面能够受惠得益于现代技术。人们阅读的内容会越来越多,阅读的方式也会越来越丰富多彩。

  光明网:您更倾向于哪种阅读方式。

  陈力:纸本和电子的阅读我都比较喜欢。在实际过程当中,我可能用计算机来阅读比较多,我的计算机里有几万种书,在家里边纸本书没有那么多。我要出差,我要到哪儿去,甚至我要坐地铁,我都不可能随身带着很多纸本书,如果我带了一个笔记本,甚至我带了一个手机,我可以随时随地阅读。所以,在我的生活当中,可能新媒体的阅读占的份量要远远超过传统纸本的阅读。

  光明网:就是说,虽然传统的阅读数量,包括纸质图书阅读率下降了,但其实更多的人是利用新媒体阅读。

  陈力:现在的人阅读越来越方便了,能够获得的知识,获得的信息越来越丰富。刚才这个统计报告,它只是反映一方面的问题,并不见得能够反映整个社会的变化。

  光明网:据媒体报道,中国人均阅读数量与很多国家人均阅读量相差很大,美国、日本、德国这些国家,从小对孩子的阅读教育是非常重视的,您怎么看?

   陈力: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文化的因素,有传统的因素,也有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当一个人整天忙于生计的时候,希望他能够留出很多时间来阅读,恐怕这是做不到的。当一个国家已经普及了大学教育,而一个国家只是普及了中等教育,甚至还有很多地方小孩读书还很困难的情况下,要去跟发达国家作比较的话,显然这个差距是有的。我觉得要看到问题,但是不必过于悲观,中国这些年发展也很快,阅读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一个打工者,一个农民,他可能在坐车的时候,在休闲的时候拿出手机来阅读,我觉得在这方面应该是很有希望的。

  光明网:2014年人均指数图书的数量减少,那么对于图书馆而言,吸引力是否会下降?

   陈力:不会下降,以国家图书馆为例,每天到国家图书馆的读者和往常一样多。同时,利用国家图书馆网上服务的读者越来越多,2014年国家图书馆的网站点击量已经超过了12亿次。读者不必到国家图书馆来,就能够获得相应的服务。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希望国家图书馆的服务,包括其他图书馆的服务,让读者越来越方便。读者不一定到图书馆来,能够在家里、学校、教室、实验室就能够获得国家图书馆和其他图书馆的服务,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我认为,现代技术,实际上大大提升了国家图书馆和其他图书馆的服务水平。

  光明网:全民阅读形成的一种生活方式,形成一种氛围,您觉得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陈力: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越来越多关注自身素质,自身能力的提高,在这种情况下阅读对于人们来说,会越来越重要。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阅读作为一种方式,在人们的生活当中,也会越来越重要。技术的发展也会促进阅读,让一个打工者花20多块钱去买一本书来阅读,可能对他来说这个负担太沉重了。如果他有一部智能手机,他读一本电子书,即便是付费阅读,可能只需要一块两块钱。他可能以前没有读书习惯,因为从小没有养成阅读习惯,也因为经济条件所限。随着社会发展,他阅读越来越容易,获取图书越来越简单,阅读可能逐步也会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

  光明网:文津图书奖今年是第十届,也已经取得非常好的社会声誉,那么对于下一个十年您有怎样的期许?

  陈力:社会变化太快,十年前都没有想到文津图书奖能够像今天这样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未来十年能够怎么发展,我很难预测。我希望文津图书奖永远是沟通写书人、出书人和读书人之间的一个桥梁,不管形式、内容发生什么变化,只要按照这个目标向前发展就很好,这是我对未来文津图书奖的期许。

  光明网:十年很长,那么从今年到明年,这个很短的时间段内,国家图书馆还会做哪些尝试?

  陈力:国图今年4.23活动还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国图公开课”的推出。文津图书奖下一步,就是怎么和“国图公开课”结合起来。国家图书馆讲座在社会是非常有影响的,在这个基础上,今年4月23号,我们推出“国图公开课”,希望能够让国家图书馆成为一个全民终身学习的学校。我们会请一些专家以公开课的方式来上课。请什么老师,选择什么主题,讲什么内容,看什么参考书,今后可能会更多的和文津图书奖全民阅读的推广活动结合起来。在其他方面,在一些具体活动方面,也会不断有一些创新。

  光明网:我们再次感谢陈馆长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您。

  陈力:谢谢你。

  光明网:也要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刘炼]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