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明:回到起跑线上的“喜羊羊之父”
2011-10-14 18:21 来源:光明电视  我有话说
2011-10-14 18:21:17来源:光明电视作者:责任编辑:孙鹏宇

    黄伟明:国产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开心宝贝》总导演。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光明电视本期的《名家访谈》节目。2005年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在电视屏幕上的热播,让人们认识了黄伟明。这位充满着广式幽默的中国漫画人,在中国动漫的寒冬期选择了一条原创之路。现在,“喜羊羊”和“灰太狼”的动漫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不仅受到了很多小朋友们的追捧,还有众多成年粉丝。《喜羊羊》的成功被许多人称为中国动漫从“制造业向创造业”转型路上的里程碑。但是就在这部动漫作品一路向好的情形下,黄伟明却选择了离开他的创作团队……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了黄伟明导演,跟我们一起聊一聊他和他的动漫人物的故事。 

黄伟明:回到起跑线上的“喜羊羊之父”  

    ■黄伟明:“灰太狼”就是我

    主持人:黄导,您好。欢迎您做客光明电视。

    黄伟明: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1998年您就发表了第一幅漫画,一直到今天您的漫画生涯已经有20多年。在成为专职漫画人之前,我们了解到您做过餐厅服务员、西餐厨师、酒店文员、电视编剧等等,直到2005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在电视屏幕上的出现,才让您一鸣惊人。

    黄伟明:对,我是70年代的人,在那时候比较流行读职业中学,我当时选择的是旅游专业,毕业之后就很自然的到了酒店工作。那时候酒店还是一个新的行业,在里面做一些文员,也做一些人事工作。但是在这个期间自己一直喜欢画画,当时做酒店也看了很多海外报纸,他们有一些漫画专栏,自己也投稿到漫画专栏,也有刊登,其实是对自己的一个鼓励。

    主持人:从几岁喜欢上画画的?

    黄伟明:我爸说我从两三岁就开始喜欢画画,我自己已经不记得了,我小时候印象中就是跟着爸爸、妈妈、哥哥。因为小朋友很多时候会模仿大人一些行为,他们在画,我也跟着画。

    主持人:家庭的影响很重要。

    黄伟明:对。

    主持人:2005年的时候您创作了《喜洋洋与灰太狼》,这部动画片的热播让很多人都知道了您。如今,喜羊羊和灰太狼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尤其是灰太狼,您曾说过灰太狼就是您。那么在创作灰太狼这一角色时,您是不是加入了自己的性格元素?   

    黄伟明:在创作灰太狼的时候,当时真的是无意的,我们决定得很快。因为当时找了手下四五个动画师,然后每人设计一套形象,我们最后一致投票选出来了现在这一套形象为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又修改了。其实灰太狼改得比较多,特别是眼睛,歪歪斜斜的,没有什么神气。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改成那样,因为很多设计者会把一些自己的元素放在片子里面。我记得有一次是一个配音演员,配完之后说,怎么灰太狼这么像导演啊。我自己一看,确实挺像的。其实当时也是无意的是把自己觉得美的元素放进去了。

    主持人:除了外形上,性格上有相像吗?

    黄伟明:性格上就是坚持吧。因为当时我们设计反派的时候,不会把反派设计的特别凶。虽然它是狼,一定要捉羊,但是我们还是把好玩的个性放在里面。

    主持人:这么多年来个人曲折经历感触有放进去吗?

    黄伟明:其实说真的没有这么悲凄。因为我们当时还是怀着比较开心的心情在做。其实也没有特意的,我们当时是以好玩为主,也没有想过要把很重的教育味放在片子里面。我觉得片子首先要吸引人家看,当然正与邪,美与丑的东西还是要分明。把这种东西带给小朋友就好了,不要太说教,我个人不喜欢教育味很浓的片子。可能有些时候你硬想把一些东西塞给小朋友,他们不会接受。

    主持人:现在这片子除了有很多小粉丝,很多成年人也非常喜欢,这个当时在创作最开始有没有预料到?

    黄伟明:当时我们做的时候也没有想过往低龄化走,我们当时做的时候都是按照情景喜剧剧本的写法。我当时的想法是希望吸引大人看,后来也达到了。我想给人一些生活化的东西,特别放了很多笑料进去,大人看起来也不会觉得太幼稚。

    主持人:其实这个很难把握,小朋友能看懂,大人又看得不枯燥。

    黄伟明:幽默是这个片子最大的特色,如果叫我不做幽默的东西其实还挺难的。要我做哭哭啼啼的,或者做悬念的,可能不是很出色。但是我自己很喜欢做幽默的片子,我自己特别喜欢看《加菲猫》、《阿Q博士》,就是比较疯癫、搞笑的,所以我会把这些也放在自己的片子里面。

    主持人:幽默元素在一部动画片里面有什么样的作用和意义?

    黄伟明:我觉得很重要。因为大人、小孩看幽默剧都不会抗拒的,这个就是为什么大人、小孩都喜欢的一个原因。特别是幽默没有一个年龄层次之分,也没有一个国界之分。就好像以前我们小时候看卓别林,我们笑的嘻嘻哈哈的,我们虽然不认识大萧条时候的那个摩登时代,但是我们看起来还是很好笑,表现的很幽默。  

    ■观众喜欢,就单纯地坚持

    主持人:2000年您从加拿大留学回国,当时的动画处于寒冬期。很多人说《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成功是中国动画从制造业向创造业转型的里程碑作品,当时的您是怎样的勇气,在很多人不看好的情况下,选择走这条原创的道路?

    黄伟明:其实当时从国外回来,说真的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当时在国外,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接触到互联网。小时候觉得动画是比较深的行业,毕业之后也认识了一些动画人,但是他们都不会教你什么东西,因为他们觉得做动画可能是比较深的一个行业。我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做动画,因为当时在国外接触到互联网动画,觉得也可以用这种技术,把自己一些想法表现出来。因为当时互联网就已经开始使用Flash在做,他们用Flash是做一些字飞来飞去,做一些过场,偶尔也看到一些小动画。当时就觉得可以用这些小动画来做动画片,做电视动画也可以。回国之后,因为自己以前也写了一些情景剧的剧本,不如把这些想法用Flash表现出来,后来自己就做动画了。当时也没有特别想过要做什么里程碑的作品。我当时的想法更单纯,就是有人喜欢就好了,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表现出来,只要有观众喜欢,我们就会一直做下去。虽然当时很困难,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想不到后来会发展成这样。

    主持人:您在留学期间,也接触了欧美风格或者是国外的一些漫画风格,当时对您有没有一些感触?

    黄伟明:对我感触最深的是看了《加菲猫》之后,看了之后,我自己尝试画一些漫画,然后看一些《黑海大英雄》,这个系列一直在美国报纸上连载,这些对我影响比较大。然后我自己也看《阿Q博士》、《蓝精灵》、《铁臂阿土木》,但是当时只是看,自己没有想过做。当自己画长片连载的时候,就是看了《加菲猫》。当时就以猪为主角画了一些系列动画,也投稿在香港的一些杂志刊登,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鼓励。我会比较喜欢看欧美的漫画,反而日本的相对少一点,日本的我喜欢Q版的,可能慢慢会形成自己的一些风格,还有阿根廷莫迪洛的漫画我也很喜欢。我也没有特意模仿,只要是好的幽默的,我都会喜欢。

    主持人:对于现在中国的动画风格和国外的这种差异,您是怎么看的?

    黄伟明:我觉得可能差别最大的在于创意上。可能很多人不太认同,认为国内也有很多好的创意。我觉得国外他们做会更奔放一点,已经是很成熟的讲故事模式,这些其实在国内很少看到的。故事基本结构国内都会有,但是在细节上一些好玩故事的处理上我们比较欠缺,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特别是讲故事的能力,这是比较大的一个差别。

    主持人:基于这一点,您当初在创作《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时候考虑吗?

    黄伟明:我基本上都是按照自己的一个思路,按照自己的一个想法去做。我自己喜欢一些节奏比较明快,不会拖拖拉拉。可能《喜羊羊与灰太狼》是一种爽快的风格,有一些片子的风格比较慢,但自己在节奏上可能也有所不同。

    主持人:所以一开始做事情往往出发点比较单纯。

    黄伟明:对,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行了。  

    ■寻找新的激情,就必须离开《喜羊羊》

    主持人:您现在在打造另外一部《开心超人》,这时的心情跟当时创作《喜羊羊与灰太狼》一样吗?

    黄伟明:现在压力更大了,之前做《喜羊羊与灰太狼》没有太大的压力,因为当时也没有人关注。现在做《开心超人》的时候,压力还是挺大的。主要是外界觉得黄伟明在《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后要做什么,有没有收视等等,幸好播出的时候收视率还不错。但是自己给自己压力挺大的,也有《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同事跟我一起出来做这个片子,也希望能够让他们有所进步,有所收获,有所提高。所以自己给自己的压力挺大的,主要是看自己怎么样突破,因为《喜羊羊与灰太狼》已经到了这个高度,自己下一部片子又要怎样创新,其实自己给自己的压力是最大的。

    主持人:您要战胜的其实是自己。

    黄伟明:我其实不大管人家怎么说,因为自己创作是比较疯疯癫癫的。有时候也需要一点执着,自己会对自己的一些风格比较执着一点,当然也会听其他人的一些好的建议。

    主持人:2008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已经播出了500多集,并且吸引了很多合作商。然而就在一路看好的情形下,您做了一个谁也无法预料的决定,离开喜羊羊团队,当时是怎样的想法?

    黄伟明:当时自己想重新做另外一个比较科幻类的片子。因为第一个片子是《宝贝女孩妈妈》,是生活类的片子,第二个是童话类的《喜羊羊与灰太狼》。自己一直想做一个科幻类的作品,当时如果我不离开《喜羊羊与灰太狼》,现在就没有《开心宝贝》了,所以当时离开之后就开始做《开心宝贝》这个片子。

    主持人:其实在势头这么好的情况下离开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黄伟明:对。我觉得创意人要么就继续做1000集的《喜羊羊与灰太狼》或者是2000集,但是自己会不断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当时刚好有一个机会就离开了。

    主持人:您觉得做1000集的《喜羊羊与灰太狼》没有从零开始的价值大。

    黄伟明:我喜欢不断挑战自己。虽然很辛苦,要从头再来,但是我觉得每个创作人的最大价值是不断创新,而不是一直重复自己的东西。可能《开心宝贝》之后,我还会尝试一些新的题材,不断地去尝试,让观众有很多选择。有时候媒体一问我,做了动画之后,您想做什么?其实我没有想过做动画之后想做什么,我可能一生都在做动画片。因为自己选择了这个职业,自己可能会把自己很多创意都放在片子里面。可能现在是用Flash来做,我一直都说那只是一个表现的工具,其实可以用真人来拍,也可以用三维来做,但那只是一个展示方式而已。其实有很多想法我都想去实现,我想做一个电影,或者以后有机会拍一些真人的片子,反正是不断去尝试。自己读书的时候也尝试一些自己没有做过的东西,还跟一些同学去开飞机,我觉得人生一定要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主持人:您当时对风险有预计吗?担心吗?

    黄伟明:我觉得只要是美好的东西,一定会有一个受众群。现在几部片子下来,收视率都不错,这也证明了这些风格是OK的,大家还是接受的,所以也不会太担心。

    主持人:推出的《开心宝贝》和《喜羊羊》在内容上延续的风格一样吗?

    黄伟明:会有一些共通点,就是比较幽默,人物性格突出。《开心宝贝》我想做得更科幻一点,因为我觉得大家对一些想象比较丰富的东西会感兴趣。其实这些超人我不想做到跟美国、日本那样,那些超人都是一些大英雄。我们做的这些都是乌龙超人,他们都会有自己的弱点,但是他们也是很正义的。所以,我们就是想做一些好玩的超人。

    主持人:这些超人每天经常有自己的缺点,也有糗事,经常闹笑话。

    黄伟明:对,他们也要上课,也要吃饭、买菜。我自己比较喜欢一些生活化的东西,对自己身边的事情会比较有感触。其实《喜羊羊与灰太狼》都是一些生活类的事情,虽然是狼捉羊,是一个童话的故事,但是很多反映自己性格的事情,比如说懒,不想干事,这些都是平常生活人物的代表。

    主持人:说完小超人,还有一个形象不得不说的就是“宅博士”,这个人物很容易让人想到灰太狼在《喜羊羊》当中对您的意义,这一卡通形象您倾注了怎样的心血?

    黄伟明:对,这次有点刻意,就把自己的性格放在宅博士里,因为自己也比较“宅”。但这次特别是把眼睛画得大一点,画出渴望的眼睛。然后发型也是长头发,性格也是比较闷,躲在家里上网,这些跟自己挺相像的,所以自己有意无意会把自己的形象放在里面。里面还有一些群众演员,也是按照自己的样子画的,在第三季里会有。其实也是动画师用来搞笑的,就把导演的形象画进去。

    主持人:“灰太狼”和“宅博士”这两个形象,您更偏爱哪个?哪个投入更多一些?

    黄伟明:其实都有。灰太狼是形象,宅博士是性格的,其实都有的。当然现在可能会说是宅博士,但是灰太狼让更多人认识我了,这两个我都喜欢。

    主持人:在《开心宝贝》众多的动漫形象上,有没有比《喜羊羊与灰太狼》有所突破的地方?

    黄伟明:在形象上,这次会颜色更丰富一点,其实都是在一些表现上。但是从人物性格上也会有所不同。但是也有身边人物性格的一些代表。

    主持人:您好像很擅长一些颠覆性的东西,比如狼和羊的关系您把它颠覆掉,然后超人的形象。

    黄伟明:对,我不想重复。因为狼捉羊,以前都是狼凶恶无比,一出来小朋友都吓的哭。我就想做一些特别的东西,也不是刻意的,我就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做。超人的话,大人物做大事,大家不会喜欢看,可能一些有缺点的,但是有超能力的小人物做大事,大家可能会比较感兴趣。大人物做伟大的事情很正常,如果大人物做一些坏事,大家可能会认真看。可能这些也是在剧本上,或者在故事框架里面会有一些模式和规律。把一些人物放在不同的环境里面会产生出很多戏,就是说一个设定里面,会产生很多好玩的剧情。

    主持人:而且您的动画作品里面也没有一些帅哥、靓女,都是很多心地善良的普通人。

    黄伟明:对,因为自己一直画漫画,也一直在国外报纸上连载,还有广州的一些报纸上连载,都是很草根的故事,大家看起来会更感兴趣一点。因为我自己是比较内向的一个人,也是一个低调的草根人,会写一些生活故事,写起来很有感触。反正就是更喜欢,也很难说为什么做这些,那些羊、超人,都是一些生活的小人物,我很怕写大人物做大事。  

    ■只有具备了幽默元素,作品才具有积极向上的动力

    主持人:我觉得这些小人物身上都有很大的智慧,比如说很多巧妙幽默的点子,这些都是您自己的想法吗?

    黄伟明:也不都是自己的一些故事,有时候是我们看到一些周边的事情。任何事情都会讲一个笑话或者是故事,比如这样一个采访或者是现场,如果把它加在里面,就是想一些突发事件,让它更有戏剧性,也都是一些生活上的情节。

    主持人:所以就是要善于发现。

    黄伟明:对。比如说这个灯,主持人在访谈时饿了,可能会把灯拿来烧烤。当然现实生活不会这样做,但是会通过一些现实的东西做一些艺术的夸张加工,让它更好玩。

    主持人:我在网上看到您以前的工作伙伴说您在生活中比较幽默,刚才也感受到幽默的东西对您来说真的是手到擒来。

    黄伟明:比较冷幽默吧。其实我说话不是很溜,但是让我想东西会更好,说话不是我的强项。我觉得我来北京,看到很多人说话很厉害,很搞笑,特别是一些的士司机。他们有时候侃起来很顺畅,有时候也很幽默。

    主持人:有人说您的幽默是一种广式的幽默,有很多的广州元素。

    黄伟明:其实港台文化对我影响也比较大。我们最早也是学习香港编剧,也出一些幽的点子默,所以港台对我们的影响也比较大。后来了解到原来香港的编剧,其实也是学习迪士尼、好莱坞的编剧技巧。我觉得很多编剧技巧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比如一些起承转合,前面是铺垫,后面在北方叫抖包袱,在广州叫爆点,其实都是一样的。

    主持人:南北方在幽默文化上可以跨越这个界线吗?

    黄伟明:对,我觉得是的。除了一些很地道的当地文化,像二人转我们就没有当地人看起来那样投入。就好像周星弛的电影,如果一翻译的话,我觉得总是差了一点点。但是我们听粤语的时候,其实有很多很难翻译到,我不知道怎么说。很多幽默的东西,我觉得除了南北文化,如果是幽默的东西,世界上都会认可的。《喜羊羊与灰太狼》,有一些朋友在美国,一些华侨他们都很喜欢看《喜羊羊与灰太狼》,昨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一些朋友,他们是一些老外,他说《喜羊羊与灰太狼》很好看,我说你也喜欢看吗?他说喜欢啊。《喜羊羊与灰太狼》在海外也有播。

    主持人:所以是把它翻译成英文的幽默“包袱”。

    黄伟明:在广州、香港翻译成粤语,当然有所改编,也有翻译成其他语言。

    主持人:有人形容你的幽默风格跟周星弛有点像,那种无厘头的。

    黄伟明:对,我喜欢。我特别欣赏他的《唐伯虎点秋香》,我个人认为那个是他的巅峰之作。他的幽默更像漫画的幽默,我们只能在漫画里面表现,但是他是通过真人来表现的。他用很多夸张的表现,比如他刚开始很有形的准备跨过一个栏杆,但是一个车过来之后就摔倒了,这些都是漫画里才用到的幽默,但他会直接放在真人里面,所以我们看起来会比较有同感。   

    ■动画导演要负起社会责任

    主持人:一直以来中国动画片被赋予了太多的大人们所谓的大道理,说教意味很浓重,在您的创作过程中,是否遇到了教育性和趣味性两者比重权衡的困扰,您是怎样处理两者关系的?   

    黄伟明:因为我自己喜欢把一些简单的道理赋予在片子里面就OK了,不会刻意要教一个知识。但是我觉得每个动画导演要负起一定的社会责任,因为很多家长会让小孩子看你的片子,在这个过程中,你一定要把一些正面的信息给小朋友,但是不一定要把一些大道理给他们。我觉得正面的信息还是需要的。可能在我的片子里面除了好玩之类的,但是一定会邪不胜正的,这些基本的东西还是需要的。主角会有很多缺点,但是它们一定是心地善良的、正义的,这是无可厚非的。虽然它可能会懒,或者是脾气不好,但是一定是心地善良,是正义的,这些是必须坚持的。我们会尽量把一些暴力、血腥的东西去掉,在片子里面尽量好玩就是了。

    主持人:在《喜羊羊与灰太狼》里面,怎么样处理暴力更为重要,因为羊和狼这两个人物关系,注定他们是斗争的关系。

    黄伟明:对,原来在四版的时候,就有流鼻血。但是后来觉得不好,真正播出的时候,我们把那些片断都剪掉了。

    主持人:创作《开心宝贝》有这个方面的考虑吗?

    黄伟明:有的。现在有些人把片子做的成人一点,希望吸引成人关注。但是我在笑位上不会用成人的笑话,幽默分很多种,我们用一些好玩的就OK了,不一定用成人的笑话才叫幽默。我觉得动画片需要善良和美好。

    主持人:您对您的动画作品始终没有年龄上的限定。

    黄伟明:对,没有。我希望是全年龄段的人都会喜欢。但是因为现在在中国看电视,特别是看动画的还是小朋友,可能第一时间反映在小朋友身上,后来慢慢家长也会看,家长看完之后,希望上班族也会看。因为现在广州,我们在公车、地铁上都有播《开心宝贝》,所以很多上班族也看到了,经常看到微博上有一些人说看《开心宝贝》看到忘了下车。也有些觉得让人哭笑不得,不想让他们忘了下车,但是也证明这吸引他们看,自己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    

    ■摘下“喜羊羊之父”的光环才能轻装上阵

    主持人:《喜羊羊与灰太狼》有一个非常完善的衍生产品链,包括图书、音像、服饰、玩偶。推出《开心宝贝》是不是也想用这样的推广方式?

    黄伟明:对,因为当时《喜羊羊与灰太狼》做了200多集才开始做衍生产品的开发。因为自己走过这些路,所以我们在做人物设定的时候,就有一些公司来要做衍生产品,特别是玩具、图书,在开始拍的时候就已经授权出去了,现在衍生产品跟片子是同一时间在做。但是我觉得任何一个创意、品牌,还是要把先把内容做好,这是最基本的。衍生产品那些会给你带来一个收入,收支平衡之后,会把钱再投入到片子的制作上,不断的有一个良性循环。

    主持人:这个也是中国动漫不可缺少的,就是不能抛开市场。

    黄伟明:对,不能做一堆自己高兴的东西而市场的东西一点不接触。因为有市场你才有机会继续创作。

    主持人:当时离开《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后,你成立了两家公司,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黄伟明:当时我想把自己的创意更好表现,还是自己成立公司做片子,当时就找了一个合作伙伴,他对动漫也很有信心,然后就一起去做。

    主持人:为什么成立两家公司?

    黄伟明:因为我们先成立一家公司,主要是以设计、内容为主,另外一家公司主要是发行权和授权,所以两家公司的结构都是一样的。

    主持人:周边的产品也自己开发?

    黄伟明:我们也授权合作伙伴去做,图书是江苏的凤凰集团帮我们做,然后玩具和网游其他的我们也都在做。

    主持人:其实现在《开心宝贝》这样一部作品,已经和《喜羊羊与灰太狼》不一样了。

    黄伟明:对,有点不同了,大家关注度也很高了,他们很想看黄伟明继《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后的作品,他们都有一个期待跟预期,就会比当时《喜羊羊与灰太狼》播了几百集之后才有人关注有所不同。所以这个就是更大的压力。我的搭档也会有期待,我的同事也会看。反正自己也给自己很大压力,不会让自己太放松。

    主持人:您开了两家公司,一家负责内容,一家负责推广,这样的一种模式,是不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成功带给您的经验?

    黄伟明:应该是吧。就是少走一点弯路,但是一定要想一个新的模式。因为《喜羊羊与灰太狼》已经走了这样的路了,我们可能在这个基础上会想一些新的点子,新的路子。

    主持人:现在有没有新的想法?

    黄伟明:我们可能会跟网络结合的更多。

    主持人:网络推广?

    黄伟明:我们线上、线下也会去做,跟《喜羊羊与灰太狼》当时在传统媒体推广有一点点不同,我们想利用现在的新科技、互联网,就是利用不同的载体,不同的平台去做这个片子。

    主持人:现在《开心宝贝》还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

    黄伟明:很多,各方面的。因为这是一个新生品牌,会遇到竞争的压力,各方面的压力都有,因为竞争环境比当时《喜羊羊与灰太狼》大很多,因为太多公司做,播出的自然平台也有限,所以要求片子要精益求精,做到更好。

    主持人:其实中国动漫有这样的竞争形势,其实是好的,是有利于我们的。

    黄伟明:对,我参加了东莞的一个动漫节,我觉得以后的竞争会越来越大。我看到这次海外很多大动画公司已经进入中国了,他们在东莞的展会上,有一大片是迪士尼的展位。这就是一个信号,他们要进入中国的动漫市场,还有迪士尼乐园的建立等等,可能还有迪士尼卡通频道也会有的,以后除了国内的品牌竞争,一定也会跟海外的动画片竞争。我个人觉得更兴奋了。其实有竞争才会有动力,才会更好,才会有进步。

    主持人:《开心宝贝》发行了多少集了?

    黄伟明:《开心宝贝》我们已经做了156集,在今年的年底会完成新的剧集,会在明年寒假播出,我们现在在尝试筹备一个电影,在2013年春节会上线,这些都是一些挑战。

    主持人:其实时间很短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播出了这么多集。

    黄伟明:对,边创作边播,基本上是这样的,跟当年的《喜羊羊与灰太狼》有点相似。但是现在的质量,各方面时间会更长,质量也会更高。所以自己也会给自己一些压力和一些要求。

    主持人:您对《开心宝贝》这样一部作品有什么样的计划?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目标?

    黄伟明:希望它能够成为另外一个经典的品牌,不要想太多,还是回归到自己平静的心态上,有人喜欢我们就会继续做。然后我们会利用一些网络资源,因为现在与未来,网络一定会是一个很大的平台,会把重点放多一点在网络上。

    主持人:对于中国动漫市场这个原创性、市场性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您有什么心得体会?

    黄伟明:我觉得,如果要做创意产业的话,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好的创意,就是好的作品,其实任何行业都需要有好的品牌,好的东西。但是在这个基础上要有好的商业运营和团队,这样才能把整个产业做起来。因为现在在原创的片子里面,基本上也分几种风格,有一些就是做品牌,就像《喜羊羊与灰太狼》跟《开心宝贝》,都是以品牌为主,然后再授权衍生产品开发。有一些是做衍生产品,先把产品做出来,然后动画片为这个产品做广告宣传,基本上就是分这两大类。

    主持人:就当前中国的动漫环境,对今后的中国动漫人,可能正在成长或者是已经在尝试的,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黄伟明:对同行,希望大家坚持下去,虽然环境或者各方面的困难都会有,但是要坚持下去好好做,不要放弃。

    主持人:70后的黄伟明就像是一个大男孩,摘下“喜羊羊之父”的光环,他带着一群可爱的“小超人们”回到起跑线上。黄伟明曾经说过“灰太狼就是我”——从喜羊羊到开心超人,人们看到了他的执着与勤奋。希望他能够带领着中国动漫在原创道路和产业化探索上越走越远。好了,感谢收看本期的节目,我们下期再见。

 制作团队:

    策划:刘炼 李丹

    文案:杨帆

    主持:李丹/摄像:范子川 孙鹏宇

    导播:张晞/剪辑:孙鹏宇

    摄影:范子川/后期:孙鹏宇

    监制:高赛

    出品:光明电视

    

[责任编辑:孙鹏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