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川:《魁拔》为何输了票房却赢了口碑
2011-09-02 10:11 来源:光明电视  我有话说

    王川:动画电影《魁拔》导演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名家访谈》节目。2011年,暑期档动画电影可以说是异常的火热,除了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3》登录各大影院以外,《魁拔之十万火急》、《藏獒多吉》、《兔侠传奇》等5部国产动画也是同步上映。《魁拔之十万火急》作为几部作品中制作最为精良的,无异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有人说,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剧情上,魁拔都达到了国产动画电影一个新的高度。更有人评价,《魁拔》将是中国动画电影的里程碑。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部动画电影?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怎样的动画世界?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动画电影《魁拔》的导演王川,跟我们大家分享这部精彩的动画电影。

王川:《魁拔》为何输了票房却赢了口碑

     ■《魁拔》电影价值本身有观众参与的部分

    主持人:《魁拔》已经上映一段时间了,我们注意到一些国内有名的电影网站给《魁拔》的评分达到了8.0分,这是近年来国产动画电影罕见的高分,甚至有人说《魁拔》是中国动画的里程碑,您怎么看?

    王川:首先我们要特别感谢支持和鼓励《魁拔》的广大观众,感谢看了这部电影后给我们很高评价的观众,特别还要感谢通过微博把电影推荐给朋友的观众,以及在网上写了上千篇影评的观众。可以说《魁拔》这部电影面世以来,票房并不太好,如果没有这些观众这样的支持,我想这部电影的价值就不可能达到现在的程度,所以《魁拔》电影的价值本身就有观众参与的部分。

    主持人:这样的评价是否达到您的预期?

    王川:对于这部电影的预期,我们有很多种,各个方面都有预期。首先我们的预期目标观众应该是14岁以上的人群。这个人群包括中学生、大学生、城市白领。其他年龄段的也有,比如70后、80后的母亲、父亲,这都是我们的观众。从电影观后的反馈来看,我们对于这个目标观众的服务,基本上还是比较到位的。

    我们希望这部电影不是一部由噱头构成的滑稽戏、杂耍类的动画片,而是一部电影,是值得大家去电影院看的一部电影。从观众对于电影的评价来看,这个目标基本达到了。当然我知道观众在给很高评分的时候,是有很多鼓励的成分在内的。我经常看到网友这样说:给很高的星级,其中一部分是它应得的,另外多给一星给予鼓励。对于8.0的评分,我们认为有很多鼓励的成分在内,我们会继续努力让大家满意。

    ■希望每个国家的人都能够看懂《魁拔》

    主持人:作为这部电影的导演和编剧,您能否讲一讲《魁拔》的世界观和故事设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产生的?

    王川:这个片子的世界观和故事设定,是根据前期策划阶段的目标定位决定的。我们希望做出一部能够面向全球14岁以上人群的动画电影,或者说动画系列。我们就得想一个什么类型的影片,可能会被不同文化圈、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人普遍接受呢?现在在影坛上比较活跃的题材,各地票房都还不错的动画电影,很多都是玄幻类的。比如说《指环王》、《加勒比海盗》,包括现在热映的《变形金刚》、《哈利波特7》等,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把故事放在架空的环境里去讲述,这样观众在理解前不会有很陌生的文化内涵。所以我们把《魁拔》题材定位为面向全球观众的一个玄幻类的动画电影。既然是玄幻类,就应该设计出应有的世界,那个世界与地球是不一样的。它有它的物理规律,有它的天文地理的特点,还有多少个国家、多少个种族,这些种族的政治、文化体制等……这些都是作为玄幻类题材必须的构成要素来设置。

    其实灵感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在《魁拔》刚开始策划的时候,当时知识界流行“平行宇宙说”,宇宙之间是平行的,我们只能感知我们能够感知的世界,有可能存在另外一个世界,而我们是感知不到的,就是平行时空的概念,在《魁拔》里是有所体现的。比如电影里神族和妖族都是同时存在的,彼此看不见,因为生活在不同的空间里,地星里他们看到另外一个空间来的,他们称之为神族的人。

    村民是地星种族的一部分,有点像地球的生态。他们有时候会看到另外一些很奇怪的人,那些人很有能力、很聪明、科技发达,所以他们把它们叫做神,很崇拜他们。这些都是通过平行时空的概念设定出来的,并且设定了神族的物理规律,就是它为什么存在。

    再一个灵感来源于现在人类的全部知识,比如说对于不同的政治体制、经济体制、文化体制的认识,移植到各个不同的种族当中,像是君主立宪制、议会制、军国制等,这些都没有脱离我们的生活。因为如果有些情节跟观众的生活经验距离太远,可能就会让人看不懂。

    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现在《魁拔》种族和世界观的设定,它是一个超现实存在的,每个国家的人都能够看得懂。

    主持人:我在网上看到这部电影在国外得到了很多关注,并不比国内的观众少,您怎么看待?

    王川:是的,在国际市场上,我们在策划之初也和欧美、日本、东南亚各个地区的发行商都进行了交流。他们从看样片到成片出来,他们认为跟他们的观赏经验没有任何矛盾,而且从技术指标上、质量上达到了他们认为比较不错的品级。所以交流确实是比较顺畅的,对于国际片商来说,他们不会产生分不清片子来源的问题,因为他们了解和认识的风格只有两种,不是美式的就是日式的,不是夸张风格的就是写实风格的,写实风格就是日式的。所以这部片子他们不会觉得有什么隔膜,也不需要解释,所以交流起来非常容易、顺畅。

    ■国产动画电影同样需要“谐脉阵”

    主持人:通常说从一部作品中总能看到导演自身的影子,您觉得在《魁拔》中您的影子是谁?

    王川:一部电影来说,不可能脱离导演的生活经历、知识结构,一定会受导演个人经历的影响。至于这部片子里哪个角色有导演的影子,这个我还不敢当。《魁拔》这部电影所有的人物都是英雄,他们身上都有英雄的气质,或者说那种英雄情怀,我跟哪个人物都没法比。只能说在这些人物身上寄托了我和整个编导组、美术设计人员对生活、理想人格的向往。通过我们的协作和大家的共同努力,创造出我们希望看到的,希望生活中能够出现的那样一些英雄。不管他是很草根的、很悲剧的、很高傲的还是看上去很坏的这些人,他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英雄。这部片子很多人看了以后都有粉丝,这不是偶然的,不管是正面人物还是只露了几面的人物,都有人喜欢。我相信观众在他们身上感受到那种值得尊敬的、值得向往的某种东西,所以才会成为他的粉丝。从这个角度来讲,哪个人物身上都没有我的影子,因为我与他们相比,我还差很多。

    主持人:很多观众说这部电影很励志,包括最后一段场景“谐脉阵”的刻画,肯定有您的想法在里面。

    王川:“谐脉阵”是这样的,电影上映后,微博上的朋友们都在互相推荐这部电影,我感觉到这就是一个“谐脉阵”。这个阵是好多素不相识的人组成的,它们的个人能力有限,但通过把大家的热情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非常可观的力量。其实我们在做动画片的过程中,从92年新公司成立到现在,我们充分感受到了“谐脉阵”的力量。因为它不是一个像上海美术制片厂那样存在了几十年的机构,他们有厚重的美术技术功底,也不是国家的大型影视机构,这个我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都没有。青青树之所以能够一点点发展起来,就是因为一代一代的力量相传,现在骨干力量就是80后这些年轻人,用自己的力量组成一个“谐脉阵”,共同打造出一个很有份量的东西。这也是我和我同事的共同体会,只要大家努力,只要大家一条心,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得比预想得还要好。尽管动画先进的国家比我们先进好多年,或者从技术代次来说,他们比我们先进两三代,但是只要大家共同努力,组成一个“谐脉阵”,一定能够取得比较好的成绩。

    ■想象力需要足够的细节做支撑

    主持人:想象力是一部动画的灵魂,我们知道宫崎峻动画之所以被奉为经典,其中超乎寻常的想象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很多人批评中国动画缺乏想象力,说“我们不敢给熊猫找个鸭子当爸爸”,这是针对《功夫熊猫》这部动画。您怎样看待这样的说法?怎样看待中国动画电影中的想象力?《魁拔》在这方面是怎么样做的?

    王川:有关想象力的问题,由两个问题构成,一个是有超乎生活的经验和超乎正常逻辑的想法,这是想象力的第一步,这是相对容易的,你可以胡思乱想,都超出正常的思维。第二个构成是要使你的想法具有足够的存在感,看上去像真的一样。这样你的想象力就完成了。

    我们看到宫崎峻的电影,你能感受到它所有的细节足以支撑他的想法,让你感觉他的想法不是胡说八道,是真实存在的。比如说《天空之城》,他们的生活上有细节,穿的服装、生活用具都有细节。再看《千与千寻》,比如在鬼街怎么洗澡,洗澡盆是怎样的,服务的程序是怎样的,烧火的司炉是怎么工作的,煤灰是怎么样的。它有足够的细节支撑,使得它成为大家所说的想象力的东西。如果想象力只是空说,你会觉得这东西也没什么特别。

    再比如你刚才举的例子:我们不敢给熊猫找一个鸭子当爸爸。如果咱们的片子里有,大家一定说这是胡说八道,会有一系列的追问说怎么可能?如果这个事情里有很多东西足够吸引人,大家就不太在乎这样的东西,就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想象力最重要的是是否有足够的东西去支撑它,这就是《魁拔》电影里涉及到的“存在感”的问题。电影第一要追求开心,第二要感人,第三就是存在感。指的是这个世界看上去比较真实,必须有足够多的细节支撑这个虚拟的时空和虚拟的世界。

    举一些例子,这里最典型的就是我们在《魁拔》里设定了神族的存在。在这个世界里神是存在的,那神是怎么存在的呢?如果我说这是一个大神,那是一个小神,他们在一般生物界是受到崇拜的。如果仅仅是这样说,受到正常知识教育的孩子,包括14岁以上的观众一看就知道这是胡说的,因为这是大家以前都反感的胡编乱造的东西。

    那么我们怎么样让大家觉得不是胡编乱造呢?我们就会设定他们存在的理由。比如说现在大家都接受的一个概念就是:世界是大爆炸形成的,大爆炸一瞬间出现了很多物质,物质由分子构成,分子又由原子构成,分到最小的单位叫超弦。超弦只是一种能量,只要是振动大家就知道,它有频率。那么我们就可以设定,构成我们可见世界的频率比如说是A,同样有另外一种频率存在是B。这两种频率不一样,就不能互相感知、不能互相看见。神族的存在就是在B频率基础上诞生的那样一个世界。那世界有它的生活特点,也有它的天文、地理的规律和规则。它跟A频率的世界是两种世界。因为它比A频率的世界科技各方面发达了一些,所以不能被A世界理解,就会被A世界崇拜。像咱们拜神一样,因为超自然的力量让我们无法理解。但是在设计的文件上,神族确实存在,它的存在有其物理规律的。这样的话想象力不是停留在胡思乱想的基础上,而是有很多实际存在的理由。我们就可以把实际存在的理由叫做存在感。这就是《魁拔》设定当中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让神的存在也有它的存在感。

    ■动画电影要回归到观众的基本需求

    主持人:《魁拔》公映后,票房可以说不是很理想,有人说《魁拔》赢了口碑却输了票房,甚至有人说如果《魁拔》在日本上映,会产生更好的票房,对于这样的观点您是怎么看待的?

    王川:我觉得《魁拔》票房不好,确实跟大家对于国产动画有一种不好的印象有直接关系。观众觉得国产动画片不好看,是给小孩看的,或者说不值得去电影院看。这个印象不是一两天形成的,应该承担责任的是我们做动画这些人。因为之所以国产动画片口碑不好,不就是我们这些做动画的人做出来的么?做得都不好,最后就是这样的结果。有人问我怎么看《功夫熊猫》、《变形金刚》的票房影响力?我说那是美国动画片用一百多年创造出来的品牌,大家自然给它一种期待和信任。对于目前的状况,我本人并不觉得很突然,因为我知道国产动画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如果我不知道这个形象,我也不会努力一开始就做一部难度这么高的电影,或者说一定要费那么大劲做这样一部动画。我希望通过一步一步做出一个有足够多的技术含量,能够看到技术在不断成长的这样一部作品,让中国更多的观众对国产动画建立起信心。

    比如说有人说《魁拔》这部电影充分表现出创作者的诚意,这是对我们的褒奖。我觉得诚意是一方面,同时技术也是另一方面。如果说很多人都有诚意,但是诚意没有很好的技术做支撑的话,也很难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就是要通过一部一部的电影,让大家看到技术上的成长和成熟,对它产生信任,对它有信心,这样国产动画的形象才会一点点扭转。

    主持人:要让观众愿意买票去电影院看国产动画电影,这个需要我们这些动画人做哪些努力?怎样树立观念上的转变?

    王川:在我们公司内部的业务学习当中,我们管这个叫“回归”——回归到观众的基本需求。在设计电影的时候,不要希望市场是一个孩子带两个大人,孩子在看而两个大人在睡觉,虽然卖出了三张电影票,但这种不是本质的市场需求。本质的市场需求就是观众要到电影院里看电影,你必须回答的是他为什么要选择到电影院看这部电影。

    这就有几个方面:一个是在内容上要适合。看电影的人就喜欢这种题材,不是为了陪别人;第二在这样的观影环境下,大家有交互的反应。笑的时候大家都在笑,飙泪的时候一起飙泪,像《魁拔》结束的时候大家一起鼓掌。第三就是和气氛相配合的声画效果,比如观众在影院观看和在网上看的效果不一样。这样才能真正回答,观众为什么要到电影院看电影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如何让更多人对我们的动画电影有信心、有兴趣,就是我们在不断回答这些问题。这些问题都回答好了,每一部电影都做到了,产生了三五部观众认可的品牌,以后你创作的作品就必须到电影院观看。虽然花了时间、钱,但是那是在家里观影所体会不到的,那观众一定会去电影院观看。

     ■我们要做14岁以上的动画片

    主持人:是否有必要把中国的动漫做一种定位的区分?您现在定义14岁以上的人,是不是还不属于成年人动漫?

    王川:这叫观众群的年龄细分,动画年龄群的细分是非常典型的,因为很多电影倒非常难分。动画片的观众分龄历来就有,比如0到3岁,最典型的动画片是《天线宝宝》,4岁的孩子都不会看这个。但是0到3岁的孩子就是盯着屏幕,还跟着动画片笑,做一些动作。同样每一个年龄段,都有这样的细分市场,5到8岁、8到12岁,都有不同的年龄层。也可以这样举例,就和做服装一样,服装有童装、运动装、西装等。

    为什么我们要做14岁以上的动画片?因为这在中国是一个缺门。我们经常有海外发行事业部的人,他们经常会在国外给我们收集来一些数据,比如一个星期内某个电视台的节目,或者某一个时间段几个电视台的节目,这是电视节目,同样的还有各电影院放的片目数据收集回来。我们发现欧美国家14岁以上的青春期观众有他们看的东西,他们主要看一些体育片,比如说美国的橄榄球、棒球,类似那样的节目。那些是中学生、大学生、青春期观众,还有比较活泼的年轻人爱看的。

    日本就不用说了,日本动画片有一个明确的定义,现在孩子们比较喜欢的几部日本动画片系列,就是专门给14岁以上孩子看的。

    咱们国内一直没有这样的区分,国内的儿童片是给比他们更小的人看的,再大的一些就是讲人生、讲生活的,好像孩子们也不是特别爱看。青春期观众爱看的就是比较纯净的、情感强度比较强、各方面显得比较利落的影片。因为国内方面是缺门,所以我们一开始要做的就是青春期产品。我们面对的就是生活在青春期之中,或者说他的青春期感受延续时间比较长的,比如说有人40岁,但是他的心理年龄还很年轻,看这个也非常合适。

    我们希望通过《魁拔》这样的产品使国人知道,有适合你这个年龄的产品。也希望通过这样的产品出现,使制片机构知道这个年龄段的产品也是有市场的,从而生产出更多的产品来满足市场需求。那么我想这样就会出现一个良性循环,这些观众得到了很好的服务,制片机构也发挥了他的专业特长,而且通过玄幻的题材、虚拟时空的故事,可能还会促进出口,因为这比讲中国人深层故事的电影,出口的可能性更大。

    主持人:所以接下来还要打造一百多集的TV版?

    王川:对,魁拔系列会有156集的TV版,后面还会有四部动画电影。

     ■循序渐进 开拓国产动漫特色

    主持人:非常期待后面的影片。如今欧美和日本动画占据着全球动画市场的主导地位,不论是对动画创作方面还是观众审美习惯方面,都产生了强大的影响,您认为中国动画应该怎样摆脱这种影响,开拓属于自己的特色?

    王川: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好。这个问题涉及到,如果把影视作为全球一体化的行业来看,会更容易找到中国人自己的定位。从全球一体化角度来看,应该感受到影视、动漫先进国家的动漫人,他们用了近百年的努力把他们的产品水平保持在非常高的水准线上,这点非常不容易。也可以说这些人为世界的影视动画工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使我们观众能够看到很多好看的作品。首先我们要从顺应和学习这样的态度开始,人家做得那么好不是一天两天的,是有很长时间的积累。一方面是影视动画的积累,还有工业感的积累。我们应该通过一点点的积累,先做到和人家进行的是同样一个项目的比赛。有一件事给我感受特别深,今年冬奥会,我们的花样滑冰获得金牌,教练特别感慨的说:十几年前我就是那个场上的运动员,我当然没有得金牌,那时候我到场上根本不想上场比赛,我觉得那个叫丢中国人的脸。为什么呢?我们表演了一通,再看人家的表演,会发现我们进行得不是一个项目。其实作为动画人来说,我们首先要通过技术各方面的积累,先做到跟人家进行差不多是同一个项目,不是差得很远的项目,不是在游戏规则之外另立一个小规则来玩。这就是我在我们同事之间交流中经常讲的,我们这一代人就是铺路,你们得作为选手冲进赛场,赛场就是在鸟巢,只要是田径运动员,你的比赛以及你存在的最后价值,就是在奥运会上代表你的国家进行比赛,你是朝阳区第一、东城区第一没什么用。一定要做到那一步,做到那一步技术积累很重要。技术是我们影视动画最缺少的东西,我们从这个角度入手,不断积累,一定能够做到像样子的程度。

    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们才能够进化出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风格。这种东西都是进化出来的,不是今天努力了,我们就能做出一个,那很难。比如大家老说的日本风格,也是它在长期看了美国动画片,并结合自己的一些做法,通过几十年做下来,最后形成自己的套路。在写实程度上,他们做出了很好的作品,这是不断积累的成果。通过很多产品一点点地出现变异,沿着变异的方向走一段,或者被淘汰。一定是慢慢进化出自己的风格,过于急切地想有自己的风格或者一下子很成熟,那样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不符合基本规律。

    主持人:您对魁拔系列电影的定位是什么?

    王川:《魁拔》是部写实片,是和早期《草原英雄小姐妹》写实传统有衔接的产品。中国写实片发展得很早,在六十年代,我小时候看的叫《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一部动画电影,是动画业当中最早的写实片。只不过我们做完那一部之后,就不再沿着那个方向发展了。我们希望通过《魁拔》把我们的写实片之路接上。为什么一定要接写实风格呢?我们有这样的考虑:我们希望观众到电影院去看这样一个东西,在这么大的屏幕上看的电影一定要有足够的信息量。在现在动画的各种风格当中,只有写实风格的信息量能够支撑得住这么大的屏幕。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迪斯尼的二维动画片后来几乎没有了,以前《狮子王》都是很好看,后来就没有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的写实度不够,信息量很难加进去,很难撑得住那样复杂的屏幕。通过写实风格,眼睛、眼皮、眼袋、眼眉每一个细节都很清楚,提供它应有的信息,这样的电影放在大屏幕上才好看。

    《魁拔》作为一个尝试,它的信息量做到了,同时声画配合上也做到了,所以它更像电影。这样才能符合观众到电影院里看动画电影的这样一个目标,否则观众确实没必要到电影院去看电影。

    ■《魁拔》系列:越来越强烈的情感体验

    主持人:能否透露一下在未来四部《魁拔》中,您将在哪些方面进行突破和尝试?将出现哪些值得我们一同期待的亮点?

    王川:我们会坚持几个东西,即开心、感人、存在感,这是我们要坚持的。第二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第一不能狗血。比如我要开心,我要撒狗血什么的,不许这样。《魁拔》里笑料也没有狗血的东西,因为这个东西没有高级的,拿出去让全球看,他可能理解不了,而且也不高级。第二不能雷人。不能出这个电影之后,观众起一身的鸡皮疙瘩。第三不能煽情,我们不希望是为了让你流泪而逗你流泪,我觉得那样观众并不舒服。我相信大家看《魁拔》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在我们预判到的泪点,我们会赶快过去,弄点好玩的东西赶紧让你笑一下,不让过份地在那停留。我们以前都是电影观众,我们看电影的时候知道,有些电影好就是让你心里流点泪,让你有回味就对了。另外我们通过《魁拔》这部电影,让观众达到一个交流,通过交流实现后续产品和观众之间的互动关系。比如这次影片中的情节,男孩子觉得打得不够,女孩子觉得里边有一些煽情的点不够吸引力、不够优美。那回头我们会考虑这些问题,会达到一个很好的配比。因为有好多配置是这样做的,比如打斗得太厉害了女孩子不喜欢,很多女孩子说如果是武打片肯定不看,她需要一些情感体验的东西。男孩子喜欢的就是打,他觉得打斗一定要很有想法,而且打得非常到位、看着有质感。你要煽情、要笑点、要打斗都是需要时间的,一部90分钟的电影里,如何把这些元素配比好,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经常要协调这些东西。如果搭配不合理,满足了这批观众,就会让另外一批观众看了不过瘾。我们会在后续的过程中注意,把比例搭配好。也希望通过这次观影,形成观众和产品之间的互动,让这个产品沿着大多数观众喜欢的样子一点点发展。如果说电影当中的亮点,我可以保证它给观众的情感体验会越来越强烈,下一部会比这个还强烈。而且给你的回味会越来越多,每一个人物会像《魁拔1》看到的,每个人都有英雄情怀在里面,而且都是响当当的,不管正面角色还是反面角色。后面你会发现出现的人物经历可能更曲折,让你同情或者心里有点酸的东西可能会更多。这就是在我们项目策划之初设计好的一些东西,就是不让它虎头蛇尾,不要像拍续集片那样,很仓促地拍。一开始就是要规划好,让观众体验越来越强烈,满意度越来越高,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再有一个我们会更强调它在电影院里的视听综合效果。比如说越来越吸引人们到电影院里购买。

    ■网友互动

    主持人: 我们一起共同期待。8月15日起,《魁拔之十万火急》网络版在奇艺、优酷、新浪等网站正式上线,目前点击率怎么样?

    王川:15号上线以来,每天一百万的点击率,到现在三四百万了。我觉得这对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尤其在票房才三百多万的情况下,点击率和点击人次现在已经超过三百多万了。这方面能够看出《魁拔》的口碑效应,而且看到了很多人对于我们的质问:你们的宣传怎么搞的,我们怎么现在才知道。确实是宣传工作做得不好造成的,从点击率当中我们确实看到观众对《魁拔》的支持,还有我们以前目标观众的定位基本是对的。不是说定位完了,定位的人群不喜欢,并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还是挺良性的。所以这点对我们是很大的鼓舞,我们会把这个片子继续沿着这样的定位做下去。希望《魁拔》第二部尽快用一种更好的质量做出来,满足广大观众对它的期待。

    主持人:很多网友知道了这次访谈非常积极地提问,我们选择了一些网友的提问请王导解答。这位网友问:《魁拔》名字很生僻,为什么起这个名字?

    王川:这是因为要建立一种陌生感。《魁拔》故事发生在虚拟世界当中,如果主角名字叫张林、李德,一听就是中国的,别说没超出地球,连中国都没超出,说虚拟世界可信度不高。名字听着一定要有陌生感,对应成英文、中文都有挺好的意思。“魁拔”这两个字在汉语当中是力拔头筹、夺冠这样的意思。魁就是魁首,就是最棒的,拔就是夺魁。同时拔还有一种意思,是古代《山海经》记载的妖怪,这种妖怪出现之后天下就会出现旱灾。所以魁拔这两个字,在汉字意义上符合片子里的感觉。从英文角度来讲可以翻译成GREAT BUG,即伟大的漏洞,这个意思也挺好,所以这个名字就定下来了。

    主持人:这位网友有疑问:魁拔风格上是否属于日本动画风格。您觉得是这样吗?

    王川:首先它确实很像日本风格。因为咱们比较成熟的动画风格只有两种,不是美式风格就是日式风格。如果比较滑稽搞笑的就是美式,如果写实一点的,建立空间关系,做出来就很像日本的,这是很难避免的。我并不是偏好某一种风格,青青树十九年来做了三千多分钟自创节目都不是写实风格。我们的主设计师以前设计的福娃吉祥物,也不是写实的。并不是我们偏爱某种风格,只是我们觉得目前电影院里观看二维动画片,一定要用写实风格才能提供足够多的信息量,所以就选中这个风格。而写实风格大家可能有一些情况不了解。日本做写实风格的时候,最初做的像阿童木那样的形象,那个风格没有走到很极致,和美式还是有点相近的。最后日本的动画人追求一种叫“完美人形”,不分种族国界,设计的人就是完美的人形,最后进化出这样的风格,而且在写实类的漫画、动画中广泛使用。所以如果我们采用写实风格,我们一定希望它足够漂亮,只要足够漂亮就很难摆脱它完美人形的影响,所以这个很难做到。你说现编出一个写实风格,同时比它的好看,很难。我们只是觉得像《魁拔》采用的很美化、有点时尚感的写实风格,更便于制造那样的视听效果。

    主持人:这位网友问的很有意思,他问小魁拔长得很像《悟空传》里的悟空,这两者有关系吗?

    王川:简单来说没有关系,他的故事和孙悟空的故事是两回事,有相似之处,比如说都是从石头里出来,还有一个他的外形感觉有点像猴子。为什么会这样呢?有一点原因,塑造出地星那么多种族,魁拔是兽族,得有点兽的特征。我们希望找到一个更像人的,有兽的特征的东西,最符合的只能是猴子。还有一个就是,在我们做出这个结果来征求国际市场发行商的意见的时候,他们一看这个形象觉得这是你们中国的一个英雄,跟他交流一下变得无障碍了。他觉得这就是典型的中国东西,所以后来把这个风格确定成现在这个样子。确实跟悟空的经历没有什么关系。

    主持人:《魁拔》后面几部和TV版会在什么时候推出?

    王川:后面几部电影一年一部,确实压力很大。迪斯尼出一部电影四年时间,日本也得两年。但是我们前期准备比较长,2004年开始准备,前期准备工作差不多了,所以我们还是有能力一年出一部的。

    TV版将会在明年开始筹划这件事。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不想把TV版和现在的电影重合,因为我们觉得那对不起观众。所以我们想把TV版故事做成前魁拔时代,蛮吉诞生前几年发生的事,而且是用大家比较喜欢的人物做主角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必须有精心的筹划和精心的设计,所以这就需要一些时间。因为这是算另外一个故事了,所以很难说近期推出。

    主持人:近期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五部的电影版。

    王川:对。

    主持人:这位网友说《魁拔》的声音很美,跟人物很契合,想让您介绍一下声优。

    王川:这位网友是我们的知音,《魁拔》的配音确实下了很大的工夫。配音导演姜广涛是业界非常有名的,包括喜欢配音的青少年爱好者都知道姜Sir和阿杰,他们俩人主要承担着这部片子的配音工作,同时还有一位录音师毛硕老师,他是配音的专家。这样的三人团队组织了两部分人参与配音工作,一部分是专业演员,活跃在配音圈里做影视配音的人;还有一个是通过“全优声”的活动选拔了一些爱好配音,而且有一定实力的年轻人,一起参与进来,共同完成配音工作。这个工作整个过程我都看到了,我觉得所有参与者都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几乎每一个人离开录音棚的时候,我估计那声带都已经不行了,都是工作到这样的程度。借这个机会我也想向配音的朋友们表示感谢,之后我们会把这方面做得更好,使得咱们的动画配音越来越有技术含量,越来越能达到观众的预期。

    主持人:总投资5千5百万的国产动画电影《魁拔》自上映以来,虽然没有得到火爆的票房数字,但引起的话题却是持续升温、人气十足,伴随着赞扬与争议,有人说《魁拔》在中国动漫产业现状下能够诞生,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中国动漫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魁拔》的出现使人眼前一亮,不管它能否肩负起中国动画人梦想的重任,它让人们首先看到的姿态是:中国动漫在前行。好,感谢收看本期的《名家访谈》节目,我们下期再见。

    制作团队:

    策划:刘炼

    文案:张薇

    主持:李丹/摄像:刘炼

    导播:张晞/剪辑:孙鹏宇

    摄影:刘炼/后期:孙鹏宇

    监制:高赛

    出品:光明电视

[责任编辑:孙鹏宇]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