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刚:草根艺人华丽转身
2011-01-13 09:52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相关访谈:李玉刚:别对着镜头说谎才会有观众缘

 

 他是继宋祖英之后第二个登上悉尼歌剧院的中国人。他被誉为四大名旦之后,中国京剧旦角的后起之秀。他在舞台上游刃有余的穿梭于男人和女人之间,他把民歌、舞蹈、戏曲完美的融为一体,他以其独特的表演形式和强烈的视听冲击征服了亿万观众。

 他就是李玉刚——继世界著名京剧大师梅兰芳之后中国又一传奇。

 在新年伊始之际,李玉刚做客光明网,为观众朋友们带来一个不一样的李玉刚,一个真实的李玉刚。

【光明网】:我知道这两天您特别忙,您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镜花水月》专场演唱会,有什么新的亮点请介绍一下。

【李玉刚】:《镜花水月》演唱会已经是第11场了,是在11个月之前孕育而生的,我们起的名叫“荣耀回归”。

【光明网】:荣耀回归是什么特殊含义?

【李玉刚】:因为当时一个想法是全球巡演,国外我们只去了一个城市,日本的东京。别的地方没有来得及去,比如说瑞典,没有排得上时间。这次从日本又回来了,又回到人民大会堂,所以又是新年,我们的确是这样的一个感觉,就叫荣耀回归。

【光明网】:我们认识您都是从《星光大道》开始的,前一段时间毕福剑老师做客光明网,他用一段话来形容第一次见到您的感觉,他说我第一眼见到李玉刚的时候,这小子瘦瘦的,我真没拿他当回事,但是一亮嗓,我想他是个男的吗?说给他的震撼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他说化成了一个肢体动作。这个肢体动作是什么?

【李玉刚】:踹了我一脚。

【光明网】:然后说你是个爷们啊!《星光大道》下来以后,您的生活肯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都有哪些变化?

【李玉刚】:变化也很多,第一,我留在北京了。我原来有一个梦想,我到北京漂一漂。刚去北京闯的时候,我下了火车,一辆车就来接我,走走走,天越来越黑,一开始还是高楼林立,再往前走就全是土地,我问那个司机,我说这是北京城吗?他说不是,马上到通州了,我说我在通州演出?他说是。那次在通州待了几天,我感觉可能北京还是太大了,我的北京梦还是完成不了,这是一个变化。还有一个生活肯定也有很大的变化,随着你的演出,然后你也会赚比以前多的演出费,这就是一个市场。一个市场的价值,也证明一个演员的成就。人不可能为了钱去演出,但是有的时候一个价值也衡量了这个人的价值。所以,我也能够通过十几年的努力,能够让自己的生活和家里人的生活更好,也许以后赚的钱再多,以后这些价值就体现在社会上了。现在有时候我也会做一些公益活动,但是自己赚来的钱还要投资,比如说公司所有的事情,而且做了一盘专辑,我盘算了一下,因为你肯定要有作品,一盘专辑一共10多首,做了十六七首,花了将近100万,所以不停赚钱,还要有支出,还要有交往,生活就是这样的。但是现在也很快乐,我自己还有很多的梦想,比如说我特别喜欢电影,我以后真的有钱了,我会往这个方面发展。

 2009年李玉刚首次触电荧屏,在电视剧《闯关东》中扮演“付磕巴”,既演且唱,甚至装疯卖傻,十分抢戏。李玉刚笑言 “《闯关东》为我开启了另一扇演艺之门。”

【光明网】:看您在《闯关东》里演的结巴角色不错。

【李玉刚】:导演还夸奖我了,导演当时说,想着你肯定得是翘着兰花指,当时他没有认出我,我跟助手一起去的。

【光明网】:您演《闯关东》导演不认识您?

【李玉刚】:我那时候比现在魁梧一些,之前有一场爬烟囱的戏,我想先试一下梯子,我就先上去了,然后导演说“那个工作人员下来”,所以他没有感觉那是我。对于这种舞台的反差,有两个方面,我不是科班出身,可能给别人一种定式,这种演员可能生活中的痕迹很重,可能是这样的。但是我从小不会演出,不会演,或者说我不是科班出身这种痕迹就没有在身上留下来。还有一点,当从事这门艺术的时候,我方方面面,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所以就会给人家这种感觉。

【光明网】:您的新歌剧《盛世霓裳》在悉尼歌剧院唱响了,在当地反映怎么样呢?

【李玉刚】:在悉尼大家给予了很多的掌声。一说都是掌声,想要掌声,就在掌声之前肯定要经历很多痛苦。我发现一个规律,任何一个事情经过一段痛苦的时候,接下来肯定会给你快乐。我无论是去悉尼,还是去日本之前,都是什么担子、挑战、折磨,我都去经历它,不怕,让它来吧!

李玉刚:草根艺人华丽转身

【光明网】:能够感受到您性格中的坚韧。这次演出有没有什么遗憾?

【李玉刚】:遗憾次次都有。当时在悉尼歌剧院,嗓子也没有休息好,就是累,很多事情,你不做事情,事情就搁置在那儿了,你不做谁来做?那是你的梦想,你不去实现谁来实现,所以要很累,然后在音乐上,在自己表演上,跟剧院的协调上,跟导演的磨合上,老是那么多的事情解决不掉,然后要一点一点去解决它,跟导演也是这样的,概念完全不一样,怎么样去融合,怎么样去说服他,我总感觉自己最了解自己,我就需要这样的在舞台上呈现,他认为就不行。我感觉他的东西不适合我,或者说我胜任不了,或者说跟我的这种概念和讨人喜欢的东西就是不一样,那么要想各种办法去说服、沟通,其实说很简单,但是都是非常困难的。但是自己跟自己打交道,跟事情简单地打交道可以,但是跟人打交道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没有谁对谁错,跟领导也这样,只有观念。

【光明网】:我们现在知道您是中国歌剧舞剧院一级演员,您进入这样的专业团体以后,您觉得在您艺术上有什么样的改变?

【李玉刚】:我的艺术又往前走了一步,如果没有剧院的话,我2009年在悉尼歌剧院的演出也可能就没有。在那样的舞台上,它特别认牌子。比如说《大河之舞》,就能够登上世界顶级的殿堂,比如说哪个地方不出名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讲,到他们跳踢踏舞,他们也不会接受。对于我来讲,进了中国歌剧舞剧院,让我在国际上小小的成绩和知名度,都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剧院对我特别特别照顾,给我很宽松的尺度,非常宽松的尺度。我很方便,我能够用到剧院的地方,院长,包括我们的领导、同事都给我百分之百的支持,平时到剧院练功,给我配备老师,有什么事情找剧院。像去日本演出,有各种各样的手续等等就得求救剧院。然后院长跟文化部说明我的情况,文化部再跟中央的部门再来写证明书。所以方方面面,剧院对我特别好,特别照顾我,尤其在艺术上。

【光明网】:生活上呢?

【李玉刚】:生活上也一样。我去年的时候,去年到年末,剧院就催我,李玉刚你今年生病的那些收据,赶紧交到剧院来,我傻了,一张都没有留,脑子里没有这个概念,我的保险什么的。

【光明网】:以前自己管自己,生病了自己去看。

【李玉刚】:这么多年都一样,我今年也是这样的。

【光明网】:明年肯定不这样了。

【李玉刚】:我不知道明年,到现在也没有这个习惯,所以剧院有的时候感觉,这个孩子也没有什么负担,也不用报销,什么都没有。

 从乡野山村的“草根艺人”到星光大道的“选秀明星”再到国家歌舞剧院的“男旦主角”,李玉刚走过的路并不寻常。 12年前,他怀揣着希望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艺术之路。整整8年时间,潜心学习男扮女装。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只有周围异样的眼光。12年之后,他登上了世界最顶尖的舞台,万众瞩目,芳华绝代。他的成长在别人的眼中是一段梦幻传奇,对自己来说有的是太多的酸甜苦辣。

【光明网】:作为一个男孩子,长的很清秀,也很帅,但是为什么会选择男旦这个职业?

【李玉刚】:帅不敢当,应该说条件比一般男孩子稍微好一些。最多又稍微瘦一点,大家在网上或者是电视上看我的时候,我平时生活中比电视上还要瘦很多,这一段为了排戏,又瘦了一些。因为前一段在排一个《百花深处》,那部戏我刚从日本回来,在那边稍微胖了一点。因为那边华人、华侨很热情,见到我就像见到了一个久违的历史一样,舞台上带给他们的都是一种历史感。然后就跟我聊、吃饭,有的时候偶尔小酌几杯。所以我就胖了起来,胖了一点在镜头上就不太好看,所以我属于比较苛刻和自责的那种,白天猛吃,晚上几乎一点不吃。我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到了,我原来怎么吃都不胖,别人都很佩服我,但是现在不行了,有时候晚上饿了,就像一个小猫一样四处找东西吃,但是我告诉家人,在我的房间里,在我住的地方,一点吃的也不要放,所以找也是白找,做事业你要付出这些,做学者要在书房里读很多书,做我们这行的,有这个条件的同时,你要更加地保持身材,然后平时要练功。

【光明网】:一般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时时刻刻想给大家呈现一个非常完美的舞台形象。

【李玉刚】:应该是这样的。

【光明网】:您当时为了在男旦事业上有所突破,23岁才开始学习舞蹈,对于人来说,骨骼已经定型了,当时非常痛苦,什么样的决心让您一直坚持走这条路?

【李玉刚】:生活的经历和自己骨子里的东西让我坚持。

【光明网】:就是喜欢?

【李玉刚】:其实真正我现在所从事的这项艺术,当作事业来做的时候,真正是从留在北京开始。以前还只是我养家糊口的一个工具,因为以前的思维很简单,我只有掌握各项技能了,你才能够让自己生活的更好,原来就是这样的很简单的概念。现在还有一个说法,对我的演唱质疑,所以我要做出一个榜样来,把我的东西拿到舞台上就是光彩的,无论是什么样的舞台。

【光明网】:您属于越挫越勇的性格?

【李玉刚】:我是这样的。我是属于越挫越勇的,别人越质疑你,越给你设置什么东西,我属于这种越战越勇的。

【光明网】:我知道您高中的时候,很小的时候,在歌舞餐厅做过服务员,那段经历对您人生成长经历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李玉刚】:很简单,只不过是我走向社会的一份工作,人就是这样的,但是生活中的每一点,他不去想的时候,生活中任何一点就像流水一样流过去了,但是如果这个人很有心,生活中发生一点点变化,都会被他看在眼里,抓在手里。在这段生活中,我抓住了一个改变我生活和命运的机会,不仅是在这一段,任何的一段时间。

【光明网】:从这儿开始唱歌的?

【李玉刚】:是的,唱歌一直是我的梦想,小时候家里不让唱。

【光明网】:为什么?

【李玉刚】:认为离我们很遥远,那是遥不可及的事情,根本摸不到边,所以一唱歌的时候,家里感觉这个孩子有问题,不务正业。我们那儿是一个小乡村,是第一次我父母花钱送到市里面念书的,每个月要花钱。在那边要住宿吃饭,我感觉如果再唱歌就对不起爸妈了,他们辛辛苦苦地挣钱,就是为了让我上大学,我天天在那里哼哼唧唧的,我感觉不能这样了,我也感觉是不务正业。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下集。

 

主持人:姚源

摄像:  刘炼 范子川

导播:  张晞

统筹:  唐斌

剪辑:  刘炼

监制:  高赛

出品单位: 光明网

 

 
[责任编辑:刘炼]
独家策划

速览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成果

青岛峰会是上海合作组织扩员后召开的首次峰会。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在上海合作组织的18岁“成人礼”上有哪些“干货”。

图解|习近平这样说上合!

6月10日,习近平主席主持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大范围会谈,发表致辞,代表中方发言。讲话全文虽然不长,却引经据典、金句频出。

图解|上合组织青岛峰会“趣”数据

6月9日至10日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举行。让我们通过一组数据,来了解一下此次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合作进展如何。

一图读懂全国粮食流通监管热线12325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开通了12325全国粮食流通监管热线,面向社会受理举报。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