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指尖传递健康文化
——刘京林、倪桓做客光明网谈“红段子”现象
2010-10-22 10:31 来源: 张晞 我有话说

    【访谈实录】

    【光明网】为认真贯彻落实中央领导关于运用手机传播文明风尚的重要指示精神,倡导和谐网络文化,打造优秀、健康的“红段子”精品,光明日报社和中国移动集团现共同举办题为“谁不说咱家乡好”的第一届“中国移动杯”全国“红段子”有奖征文大赛。借此机会,光明讲坛特别荣幸邀请到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心理研究所所长刘京林教授及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心理研究所倪桓博士。请二位老师来就是谈一谈有关红段子的文化现象。首先我想请二位老师先介绍一下红段子的概念。

    【刘京林】红段子这个概念出现的时间不是特别长,大家都在用,但是什么叫红段子?我给它做一个界定,有狭义、广义之分。狭义讲是指“对身心健康有益的,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手机短信”,但是我看到一些材料,还不仅是手机短信,还有彩信、彩铃、图片等,那也可以定义为“对身心健康有益的,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新媒体形态”。所谓身心健康的“身”就是指里头有很多的养生之道,“心”就是心理健康。像段子里有自我认知,对他人认知,对人与人的关系的认知。讲怎么正确对待自己,对待他人,对待困难,对待事业,这是一类;还一类就是怎么样张扬自我,挖掘自己的潜能,所谓自我实现;还有一种就是宣泄情感,这些段子也能起到心理抚慰的作用。广义讲应当还有爱国主义的、文明城市建设方面的、宣传一些纪念日之类的内容。我个人觉得广义的定义似乎无所不包,像政府部门的温馨提醒、节假日的问候等如果都算红段子合不合适,是不是有点太宽泛了。我个人认为还是从狭义的角度界定比较好。因为如果要是什么都是红段子的话那就什么都不是红段子了。这里又牵扯到另一个问题,所谓红段子主要是从内容的角度,还是从形式的角度看的?这个“红”的内容是不言而喻,是指正面的,积极、健康的,向上的。好像红段子给我一种感觉,就是“段子”这两个字儿是中心词。红是内容,比如,红色电影,红色歌曲,红色书籍,那红色就多了。可是现在又有个红段子,它为什么叫“段子”呢?这里就是从形式的角度说的,是借用了某种形式,比如诗歌,对联、顺口溜,箴言、散文这样一些文学的形式,一些表达的手法,用它来包装红色的内容。而这在手机上可以非常便捷地表现出来,在网上,什么彩铃这些东西也都是可以的。这种形式有个什么特点?短小、言简意赅,琅琅上口,有的还押韵、幽默、诙谐,哲理性强,有的甚至很耐读,可以咀嚼它的意思。另外它既有阳春白雪的东西,更有下里巴人的东西,老百姓很容易接受,颇具草根性。虽然红段子我们宣传的重点是红的内容,但是所谓红段子它的很重要的一点是用“段子”这种方式包装“红”这个内容。这样来看,我觉得还是从身心健康这个角度阐释比较好。当然宣传精神文明,宣传纪念日这些内容用段子的方式包装,也还可以解释。

指尖传递健康文化

    【倪桓】平时我也接触到一些政府机构发来的段子,大多数都是宣传告知性的段子,像环保局、交通局等等。一般形式都比较模式化,字里行间透露出政府机关的公文味道。但是其中也有比较好的,它们的特点就是在形式上非常活泼生动,以一种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推广,而不是摆出一副冷冰冰的官方面孔。所以我觉得像刘老师定义的“红段子”是我们琢磨红段子的出发点。“红”就像红色一样,充满生机和向上的力量,刘老师说身心健康,它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因为任何对人有积极作用的段子都可以作为“红段子”存在。而说到“段子”,这种说法其实更侧重于接受群体的平民化。我们不说红色短信,也不说红色视频,我们用了“段子”来表达,段子本身就是非常草根的传播形式,它的覆盖面或者渗透非常广,这也是红段子现在从国家、中央到基层都在关注的一个原因所在。它既承载了“红”的内涵,同时又以一种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进行传播,这是健康的短信文化现象。

    【光明网】我也听到一些专家下的定义,“红”象征了中国红,也代表了中国文化特色,一些专家提到像韩国和日本的动漫产业很发达,中国有没有自己特色的东西呢?红段子可不可以作为一个突破的方向。而且您也提到说,政府可以借助红段子作为一种跟平民百姓沟通的手段,不光是原则性比较强的东西,可能过年过节,以政府的名义给普通百姓发一条慰问的短信形式,可能大家看到也会觉得很亲切,比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渠道更容易接受。

    【刘京林】跟韩国的戏剧相提并论还是新的角度。

    【倪桓】我理解的意思,每个国家都会有一类象征性的符号,像美国大片,韩国就是电视剧,一说到中国是什么,从二十一世纪文化的发展现状来看,手机短信好象是在中国推广非常明显的一个文化形式,所以我们现在考虑是不是把短信或者叫段子这种文化放在一个国家层面的语境中,进行价值输出。因为我们从每一年春节短信的转发率,或者总的发送量来看都是居于世界第一的,短信是特别好的传播方式,既可以对内传播,也可以对外传播。像刚才刘老师说,段子本身就集结了中国民间文学样式的特点。

指尖传递健康文化

    【光明网】而且段子的形式精炼短小,也跟中国传统短语文化结合到一起。那还请二位老师再谈一下目前的红段子内容上的特点。

    【刘京林】我也收集了一些,像养生知识,对灾民的献爱心,世界减轻自然灾害的一些纪念日,刚才你们说的对我也有点启发,我原来对红段子没觉得那么高,我觉得好像不就是发短信祝福,你刚才说提到一个国家的形象,一种符号,这个东西那就不是一个狭义的概念,那就是非常广义的理解。这么说的话,我刚才说的身心健康那部分内容,认识自我啊,自我实现啊,宣泄,就不够了,还应当包括爱国主义啊,民族精神啊,对真善美的追求,国际主义精神,好像这些东西无所不包了,只要它是红色的,是不是都可以搁里头?只要是正面的,积极健康的都是红的,因为中国就讲究红。说来说去就又说到段子上了,好像用汉语来表达段子的东西更容易被老百姓接受。

    【倪桓】更有中国文化特点。

    【刘京林】我想更进一步探讨一下你拿它当国家的形象也好,国家的符号也好,上边这么重视,各方面都调动起来,为什么?其实最根本的还是在于他们觉得受众能接受。你要没有广大的民众愿意接收这个东西,你再宣传,也没有效果。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我们来探讨为什么红色的段子受众更愿意接受?

    【光明网】您提到的也是我想问的问题。

    【刘京林】我提出几点,从受众心理看,第一个人们普遍有着喜新厌旧的心理。就拿段子本身来说,当手机里头“祝福”这种东西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觉得特新鲜,这真好,然后给大家念出来,马上再转发出去。但是几年以后就觉得不那么新鲜了,这就说明人就是喜新厌旧。一个好的内容,你光说它是正面的不行,你还要不断地去研究探讨它的形态。包括红段子,也尽量避免红里裹着黄的、灰的。首先在内容上要不断更新,同时表达形式也应不断创新,刚才倪桓说了,你别搞重复的。不过有的段子虽然是红色裹着灰的,白的东西,但看起来有的内容也挺有趣儿的。

    【光明网】像您说这种,我好像之前真没看到过。

    【刘京林】你也不能说它就不好,但是你要想找点它的毛病,你也能找着。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有个青年教师连娜,她对红段子挺有研究的。她给我提供了十几个段子。比如《动物的牢骚》:“螃蟹说我想换个方式变红,鸭子说我不想老被特指某类人,别老拿我说笑话行吗?猪说你再骂我,你就是我,奶牛说靠胸脯吃饭怎么了?”你说这叫红段子吗?对红段子到底应当怎么界定呢?这红有时候你真说不明白。还有一个段子:“中原鬼节到了,希望你的生活远离倒霉鬼、吝啬鬼、讨厌鬼、哀哭鬼,愿开心鬼、幸福鬼永远伴你身边”。你说“开心鬼”好听吗?这样的东西就应该注意。喜新厌旧是人的普遍心理。现在的红段子很受欢迎,但红段子本身只有不断改进,不断的推陈出新,才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

     第二就是它能让人人参与。现在的人和过去的人不一样了,过去人都“猫”着,你像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枪打出头鸟,树大招风,现在的人都愿意张扬自己,表现自己,发挥潜能。现在给了他机会了,你自己可以去写,你可以创作,创作你还可以得奖,然后你还可以传给别人,别人反馈给你,你一看是我创作的,你很有成就感。而且在创作红段子的过程中,本身对他就是个教育,所以它是现在的人能够实现自我,张扬自我,挖掘潜力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指尖传递健康文化

     第三个我觉得这种红段子多了,可以起到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的效果。过去我们的宣传比较多的就是从上往下灌输。所以现在就需要有一些老百姓容易理解的,生动活泼的,亲切的,离他们的生活很近的,能够拉近心理距离的这样一些表达方式,来把健康的、好的一些东西吸收进来。你天天老有这样的好东西不就润物细无声吗?意识形态的东西不是一下子能改变的,它是一个细水长流的工作。

     第四个就是现在的人讲平等,讲自尊,红段子给予他心理上的一种满足,在于它门槛低,能够随时随地非常便捷地创作。我高兴了,我在地铁里,我灵感来了,拿出手机我就写了,写完我立刻就发了,没有任何障碍,没有任何阻力,没有地域和时间的阻碍,这是人人都能做的。再有一点就是传播学讲人际传播效果最好,大众传播还隔着一层呢,我传到你,你再口口相传。其实手机就带有这种性质,你传给我,我传给他,比如,看起来手机接收者是一千个,实际上它往外再传就成倍地翻。有时候不一定是拿着手机,可能我就是告诉了别人。有一次我们一家人坐在车上,我收到了一条很有意思的短信,于是我就念一下,几个人听了,哈哈一笑,挺高兴,印象也深。再有就是这种方式我觉得它老少皆宜,各取所需,你有些东西老人可能感兴趣,养生他看,有些东西小孩感兴趣,里面的内容非常丰富,普及的就非常好。所以它能够把民间的智慧和力量都能够集中起来,我们所说的共建文明和谐社会,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你补充吧。

    【倪桓】刘老师说的已经很全面了,我想从它创作的风格或者是手法上小小的补充一下。我觉得现在红段子的发展整体来看还处在创作上的初级阶段。从个人体验来说,我也会收到红段子,类似的段子,打开短信一看大致是这么一回事儿,我可能不会逐字逐句读完,或者因为手机空间有限,马上就删掉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可能因为它的内容是被转发又转发,所以我觉得发给我的人可能不是对我说的,所以我觉得自己没有被他特别关注,这时候我就不是特别重视这条段子,也就不会回复。

    【光明网】您说的我特别理解,比如我过生日收到的祝福短信,有些人就会发他转来的祝福短信,语言也很华丽押韵,但是我还觉得没有一句祝你生日快乐来的更真诚。

    【倪桓】红段子我能理解,是很多写手在网络上出于一些商业目的上载上去的,他不可能针对性特别强。如果普遍都是这样的话,接收性不会特别好。如果是个人化的,原创色彩浓一点的段子可能才会受到欢迎。我们还是需要一些从真诚的角度出发,有针对性的段子,哪怕你是针对一个具体的群体,也好过泛泛而言,这是一点。还有一点,现在段子的风格化还真的是有待提高,因为有的是很简单的打油诗,或者就是很简单的押韵,但是实际上并没有更多的回味,你看的时候不觉得它有什么艺术性,只是觉得很有意思,有时候甚至觉得很滑稽,这反而就消解了“红”的内涵。其实红段子的内涵非常深厚,尤其是对我们中华的传统文化,或者是对于现实的关注这样的出发点来说,它可以承载很厚重的东西,但是为什么现在我们没有耐心去看,甚至一笑了之,可能就是因为它的创作没有深入到应有的层面,所以我觉得现在的红段子从创作上来说,还有待提高。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它市场非常广阔,也很看好它,因为它还有很多空间可以发展。红段子现在只是新生儿,如果相关的主管部门、产业市场能够给它足够的营养,相信它可以获得茁壮成长。这也是我们今天来这儿讨论这个话题的一个目的,希望通过探讨,更多的社会阶层和网友们能共同关注这个事情。

指尖传递健康文化

    【光明网】您刚才提的这几个建议特别好,而且您提到引导上的层次,也让我想到比如红缎子比赛先设定一个主题,在这个活动的举办期间,每隔几周推出一个针对性特别强的主题,但是还是包括在大的主题范围之内。

    【刘京林】连娜告我河北省有个“乐信”是中国移动业务。每月交两块钱,每天两条,都是围绕保定的事儿编的段子。刚才倪桓说的有一些段子的质量不是特别高。我这儿有一个段子:“爸爸对儿子讲睡懒觉的坏处,他对儿子说,记住,鸟儿只有起早,才有虫子吃。但是儿子说,虫子起的早不就吃亏了吗?”你说这种教育效果不就没有了吗?当然比较好的也有,如“欣赏别人是境界,善待别人是胸怀,关心别人是品质,理解别人是涵养,帮助别人是快乐,学习别人是智慧,团结别人是能力,借鉴别人是收获”。这个还有点意思。不过对红段子的功能问题,好像还不是很明确。我在网上看到有人提这么个意思的话,觉得有道理:短信“不能再是单纯的个人祝福,而是对国家的、对民族的祝福,对明天对未来的期盼,读来别有一番感慨。不过,如果就此给红段子赋予过高的责任,希冀以此荡涤整个社会风气,甚至将其定位为‘红色新文化运动’,却大可不必。”,不要给红段子赋予过高的责任,它实际上就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倪桓】我是这么看的,我个人觉得,其实看你用什么姿态来说话。我们是要肩负一定的责任,但是你别总高高在上,居高临下地说我为了打造我们的红色文化,现在我说的做的就是道德典范,或者我说的你们就要听,这种非常强硬的姿态,可能会造成对红段子的误解。实际上,红段子应该是和老百姓处于平等对话的姿态,从文学创作的角度上来说就是要体察民情,反映民意。它并不是要告知你,教育你,说服你,而是和你沟通,我表达我的情感,求得你的回应。如果是这样的一个姿态,我觉得红段子就做到既承载社会责任,同时效果又会比较容易让人接受。

    【光明网】这又回到了创作上的问题,这些都是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思考的话题。

    【刘京林】这个作者是个记者,他对红段子的看法,其他一些人可能也有这种看法,现在咱们跳出他的话,探讨红段子究竟承担的功能是什么,究竟是应该承担着国家的符号,或者是新文化运动的一面旗子,还是说它就是在某种程度上使老百姓有利于身心健康,有利于社会和谐这样的一个途径?这个应该作为我们组织者,作为政府它应该有一个定位,现在你大力宣传,你想把它弄成个啥?你是想我们就要把这个搞成中国的代表,像韩国的电视剧似的,像美国的大片似的,还是说它就是一个怎么样拉近政府和百姓的距离,怎么样使老百姓能够生活得快乐,能够更多地了解身心健康的知识,怎样更好地使国家和谐还是怎么样,就是说这个问题弄明白了没有?我还是不大明白。因为我没专门研究这个,我的确把它看的比较窄。我没有把它赋予就是国家的形象,我们要输出这东西,我真是没理解到这么高。

    【倪桓】您说的一点没错,因为红段子从诞生之日起,首先不是承载巨大的社会责任,政府是看到了它现在的传播效果如此之好,所以想借力把这个进一步做成一个产业。

指尖传递健康文化

    【光明网】它是把红段子作为一个产业,它想有更旺盛的生命力,是希望全国范围内的,而且能够持续下去。

    【刘京林】红色电影,红色旅游、红色歌曲不也是年年那么搞的吗?红段子究竟属于红色系列之一,还是它超出那些红色的东西?,我觉得它就是红色系列之一。我觉得不能拿红段子就代表了中国,然后就输出了,然后就成了中国文化的代言,我没有认识到这么高。它和红色书籍、红色影视、红色旅游等是平行的概念,而不是超过它们。如果说要是弄成整个国家的品牌,是不是超出它的功能了。那就是它比那些红色旅游,红色电影,红色影视,红色书籍更红了。我觉得,任何一个形式都不可能代替全体。红色段子能替代红色戏剧吗?能替代红色书籍吗?能替代红色旅游吗?现在国家也好,运营商也好想把这个弄的更好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需要把它进一步的提升,这都没有问题,但是你把它提到什么高度?提到系列之上还是系列之中?我始终还没有提到系列之上的这种想法,我觉得好像就是之中。只要我们把每一个之中都搞好了,它就祖国山河一片红了。

    【光明网】那咱们讨论之中还是之上,还是有待于时间来看。

    【倪桓】刚才提到了红色文化的打造,我想如果段子可以作为红色新文化运动的一种,这种设想目前还停留在口号层面,国家并没有出台具体的政策来支持它。

    【刘京林】领导重视,媒体重视这都是对的,但是在理念上应该给它一个功能定位,不能走过了,两个不能走过,一个是经济角度,商业化不要太浓了,这样就会影响它的质量,因为如果写这个东西本身就不是带着健康的思想,就奔着我要挣钱的动机就会影响这个东西的质量。

    【光明网】您提到这个,我也想到了专家提到的创业机制,由红段子引发的一系列创业机制,获一等奖的红段子奖励一定的奖金,或者创作的红缎子被转发的越多,会获得更多的奖金。

    【刘京林】那都没问题,比如我红段子就这一块儿,领导怎么重视,商家怎么重视都不为过,怎么运营,怎么打造这都没有问题,但是它的功能就是这一段,它不能替代其他的,它不能凌驾于所有的,我是这么认为,你就从逻辑推理上也推不出来,红段子能代替红色电影吗?

    【倪桓】实际上从现状来看它也不能代替。

指尖传递健康文化

    【刘京林】我觉得这段你怎么弄都行,怎么重视都可以,但是你不要把它替代所有,作为中国符号,作为中国代表,这个我不大能接受,这两个偏差我觉得都应该注意,一个不要过于商业化,一个不要拔高它的功能。它承担不了那个责任。什么时候当你非常重视一个东西的时候,要防止什么事儿不能走过,真理过一步就是谬论。但是我这个意思不是说现在做不对,而且这个红段子本身还很不成熟呢,还属于新事物呢,绝对是应该往下做才对。我的意思是,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应当不断地从理论上来探讨这个问题,防止走弯路。

    【光明网】还有一个问题,手机短信有很多不良信息的传播,比如骚扰短信,想问两位老师,红段子如果是通过手机传播这种方式,会不会遏制不良信息的传播呢?

    【倪桓】现在手机短信传播肯定会出现很多不良的信息,这在所难免。红段子的出现,对黄段子或者是黑段子来说,一定存在力量上的此消彼长。红段子出现是不是会净化短信传播环境?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正面的东西多了,负面的东西就会少。而且我觉得红段子之所以流行起来也是手机用户内心需求的表现。人性说到底还是会追求真善美的东西,这种东西能感染人,也是我们精神世界特别依赖的东西。如果红段子承载的积极向上的东西多起来,会让我们感到生活非常积极,生活有继续下去的理由。红段子之所以有广大的民意的基础就在于此,它比较深入人心。像黄段子,或者垃圾短信之类的,说到底是对人性一定程度的伤害。短信生活中有了红段子之后,人们觉得啊真好还有另外一面,而且是主流的一面,我们可以经常通过段子来沟通情感,来表达一些积极健康的正面向上的信息。

    【刘京林】有这么句话,存在决定意识,存在的东西,如大量的是红色的东西,耳濡目染,当然会对人们有积极的影响,你天天都看的是黄色的,当然就会受到那些东西的污染。一个是从物理空间影响,手机短信是有容量的,如果红色的占90%,黄色的占10%,显然他接受红色的就多,从人们的接收的角度来讲,心理的接收也是有容量的,从两个角度来说,肯定都是有作用的。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比如说有的人本身品质就不好,他就专爱找黑的黄的看,红的不看,那这也没办法。所以增加红段子也不可能解决所有的人的问题,我们只能是说绝大多数,大多数人,我们对他们教育,他们能够接受就行了。你不可能百分之百都解决,所以应该说,红色的东西越多对人们正面的影响就越大,这也是一种生存环境。这跟学校的校风相似,学校的校风好,生活在里面的学生被熏陶的肯定是好的多。不同学校为什么有不同校风?广院和北大、清华就是不大一样,在里头生活时间长的人,作派、思想就会有差异,有时候一看就是广院的,一看就是清华的,一看就是北大的,还是能看出来。但是坏人有没有?再好的环境里也会出个把坏人。所以这个东西不可能求其全部,只能求大多数。

    【倪桓】一个人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来自环境的影响因素是非常多元的,红段子也好黄段子也好都是其中的一类,人的成长还有他内在的东西,这是主要原因,我们现在就是要从净化环境入手。

    【刘京林】另外对红段子的影响面也不能太扩大,比如有的人就没手机,压根就看不到短信,那红段子对他就没什么影响。再有作为每个人,他的社会化过程,所受到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比如家庭、学校、同伴、同事。甚至大环境好,小环境不好,这个不是用红段子能代替的。红段子只能有手机(或电脑)的人能接收这个东西,或者他听到别人说,这毕竟也只能是一部分。究竟有多少人咱心里也说不清楚,你就说比如有几亿,几亿人够多的,那你和十三亿比,它毕竟还是一个少数。所以什么事儿要辩证地看,一说到什么就都是它了,它就能决定一切了,不可能的。那小孩不识字儿,你给他看都看不明白说啥。我觉得首先接受它的人,能接受它的人,红段子肯定是对他有正面影响。也有人说你们愿意看红的,我就不爱看的,我就爱看灰不留秋的,这种人肯定有,但是你用红段子把黄段子、灰段子挤压到很小的空间里,他接受的机会就小了。现在上网中国四亿,全国多少亿啊?好多人不上网呢?你就说那网上的东西影响如何如何大,他主要对一部分人产生影响,他不是对全体人的影响。同样我们做事情要是一步一步走,能做就尽量做好,我们不能抱着这一个,就要解决全体,这个思想是不实事求是的,你也是做不到的,你这样做反而抬高它的功能了。

指尖传递健康文化

    【倪桓】而且从红段子和黄段子的比较来看,有些人就是爱看黄段子,灰段子,那我就想,为什么人家愿意看黄段子?灰段子?实际上现在有些红段子我们不爱看,是因为它没说到我们内心深处,或者它没有发掘到人潜意识里比较本质的欲望。黄段子涉及的话题是下三路的,红段子属于上层建筑的东西,能不能借助黄段子对人性关注的这样一个角度,取长补短?我不是说要去照猫画虎学黄段子,而是要认真研究一下,这些其他颜色的段子,究竟怎么就能说到人的心坎里?我把它的创作手法拿过来,把它对于人的某种需求和关注拿过来,把它非常有意思的表达方式拿过来,为我所用,这是我们辩证地看待红黄并存格局的一种方法;另外还可以让红段子文化得到更加传播的广泛,更加让人喜闻乐见,真的爱看,爱写还爱转发,这样岂不是更好?

    【刘京林】另外牵扯到人性善,人性恶的问题,现在我也说不清楚。人生下来意识还没有形成时候他不懂,后天的环境对他的影响肯定是很大的,那么应该说一个社会要想进步,要讲文明很难的。可是你要想堕落是很容易的,因为它往下走,不用费劲,行贿受贿钱一拿就拿过来了,可是你要挣这些钱,你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用弗洛伊德本我、自我、超我的理论看,本我还是愿意接受不是很健康的东西,这个东西不能否认。另外就是说,包括我们自己在内,你有时候看着那个段子,或者是灰的,或者是什么的,人有窥视心理,窥视欲或者是求奇,求怪,越不让看的我越好奇,如“儿童不宜”,越儿童不宜儿童就扮成大人,现在儿童都人高马大的,他就进去看电影了,你要不说儿童不宜,他还没准不注意呢。所以这有人性的东西。实际上我们讲用红段子抵制黄段子,中央这么重视,去抓,是为了净化人的心灵。这是一件非常艰苦的工作,很难很难的,你拿出百分之百的力量去做,你不可能得到百分之百的效果。我们力求做得最好。要看到还是有些东西完全制止也制止不了,我们只能是尽量挤压它,尽量让红色占领这个阵地。

    【光明网】您谈的很深入,分析的很全面。最后我还要请教两位老师,《光明日报》、光明网和中国移动联合举办了第一届红段子大赛,题目就是“谁不说咱家乡好”,我希望两位老师对这个活动的展开和传播方式上面提些建议。

    【倪桓】这次大赛和以往红段子征文大赛相比有什么特点?我们这次活动的亮点在哪儿?我个人的看法是红段子实际上如果进行区域的划分,可能更能体现当地的文化特色和风貌风俗。所以“谁不说咱家乡好”,这个创意很好,它可以收集到各个地域非常浓重的原汁原味的一些文化片段,如果把这个挖掘出来,肯定是这次活动的一个特点。那怎么能表现这种原生态的特点呢?就要不拘一格,广开思路。有些区域地方曲艺比较发达,那是不是可以用方言制作段子,或者制作一些视频,在创意上进行扩展。另外就是从产业的角度,如果说这个活动可以持续推广,要把它做成一个品牌,我们可能需要一系列周密的策划,不光是这次征文就完了,还要开发这次大赛之后的一些附属产品,比如,可不可以举办一些相应的线下活动,跟短信平台形成呼应,真正把它作为一个品牌来推广,所以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商业的考虑和文化的考虑,说起来是蛮大的话题。我的感觉就是红段子如果要健康发展,就是要从政策上保护它,另外就是从产业上给它一个良好的推动机制,第三就是在内容上,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要尊重中国文化里特色的东西,尊重当地的文化差异,尊重一些有对象感非常具体的东西,深入人心的东西,尊重社会现实的东西,这样在内容上才可以表达出红段子应有的意义。

    【光明网】非常感谢两位接受光明网的访谈。

主持人:连冰玉

摄像/图片摄影:刘炼

导播/后期剪辑:张晞

文字整理:唐斌 连冰玉

 

 

[责任编辑:张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