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王永民:如何发扬光大汉字文化
2010-09-15 09:56 来源: 祁鹏宇 我有话说

【访谈实录】

    【光明网】:汉字是中华民族在数千年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的重要文明成果,蕴含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中华民族传承5000余年,一脉相承的历史见证,是属于全人类的宝贵的文化遗产。保卫汉字,复兴汉字文化,振兴中华民族文化、民族精神,是关乎中华民族腾飞发展,自强自立,为世界人民做出贡献的大事。汉字是民族的,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弘扬汉字文化,使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髓融入世界文化的血液之中,这是中华民族每一个炎黄子孙责无旁贷的大事。提到发扬光大汉字文化,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他是一个学者,一个发明家,也是一个公司的管理者。 他发明的五笔字型,开创了电脑汉字输入的新纪元 他是一个自称一介书生、半个农民的名人,他始终关注着信息时代的汉字命运,并将他毕生精力和智慧投入了汉字产业。 他就是被誉为当代毕升的王码五笔字型发明人、王码集团董事长、中国发明家协会的副会长wubiei息时代的人开创了电脑汉字输入的新纪元,他王永民教授。教授,您好!   

    【王永民】:光明网的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光明网】:前几天我在《求是》杂志第16期上看到了您发表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自主创新让汉字重铸辉煌》,文章写得非常精彩,看过以后,我个人的感觉可用八个字来形容,就是“历经磨难,为国争光”。我想请您谈一下,您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和这篇文章发表的过程。

    【王永民】:非常感谢您对这篇文章的关注和评价。文章写作的过程是这样的,去年11月17号,中国文字博物馆在安阳正式剪彩。几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参加了开幕仪式。我给中央领导汇报了这些年的工作。针对在网络信息时代,我国汉字正在走向“沙漠化”,许多人“提笔忘字”的现象,我认为如果再这样下去,汉字文化的传承会受到很大地影响。中央领导对我的这个想法非常重视,让我就此写一个报告。

事后我想,与其写一个报告,还不如对我这些年的工作做一个全面的总结。将汉字输入的第一次革命,第二次革命,以及汉字走向“沙漠化”应当推动“形码”进入中小学教育等问题,写一个总结。五月份写好了交稿,刊登在《求是》杂志8月份的第16期上。《求是》的编辑和领导对这篇文章很重视,他们说,这篇文章切中时弊,对汉字进入信息时代的过程,是一个真实的描述。杂志社给予了大力支持,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修改、修改、再修改。这是个深化、认识的过程,对我也是一个提高,是一次很好地锻炼。在《求是》杂志上能发表文章,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也很认真,做了很多准备,收集了很多材料,对自己这个几十年的研究,做了一次全面的回顾,把王码的研究跟汉字文化的大背景完全融合在一起,与汉字30多年来走过的过程,融合在一起。

回首往事,32年过去了。我是1978年开始搞这项研究的,可谓是无心插柳。你们当时还很年轻,大多数网友朋友还没有来到这个世上。那个年代,计算机刚刚进入中国,世界上的学术界,包括我们国内的很多朋友,尤其是专家,都说中国的信息时代是必须用计算机的,可计算机到中国来,首先会遇到一个“瓶颈”,这就是汉字无法进入电脑,对不对?

王永民:如何发扬光大汉字文化<STRONG><FONT color=#ff8000 size=3></FONT></STRONG>

    【光明网】:计算机和汉字本来是“土洋难容”,格格不入的!

    【王永民】:中国的汉字怎么进入计算机呢?在当时这是个天大的难题。外国人的计算机用26个字母键,就可以打字了,什么都可以打,词汇可以打,单词可以打,书籍可以出版,报纸可以编辑。而中国的汉字呢?动不动就是几千个,甚至几万个之多!怎么样把这么多的汉字“敲到”计算机里面去,是个举世称难的问题。无奈之下,当时国内外一些杂志报纸说过这样的话:“计算机是汉字的掘墓人,是拼音文字的助产士”!这就等于说,汉字跟电脑是格格不入的,应该“寿终正寝”了,二者之间有很深的一道鸿沟!说汉字快要完蛋了,我有点不服气!我从小酷爱汉字,背古诗,刻图章,觉得“汉字兴亡,匹夫有责”,我一定要研究这个难题。没想到会成功,一不小心,到今天搞了32年时间,仍然是乐此不疲。

    【光明网】:美国《洛杉矶时报》前天发表了一篇报道,这篇报道发表以后呢,可以说是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应。报道是这么说的:“由于使用拼音发手机短信,既电脑打字,正在取代拥有数前年传统的一笔一划的汉字书写,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记得如何用笔书写汉字。”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听到这则报道以后,我们觉得是危言耸听。但是,当提到愈演愈烈地“提笔忘字”的现象,我相信很多人也不会否认。那您认为造成“提笔忘字”的原因是什么?它的根源在哪儿?

    【王永民】:首先说“提笔忘字”,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现在我们在手机上打字也好,用电脑打字也好,很多人用“拼音输入”。实际上是输入一个读音,从许多个同音字中选出你要的那个字,久而久之呢,人们就不会写字了。原因是我们的中小学从入学开始,先教汉语拼音,很少教学生写汉字!学生们对汉字的横、竖、撇、捺、折,对汉字的上下左右包围结构不甚了解。这样一来二去,使我们的青少年,包括成年人,从思想观念和习惯两个方面,淡化忽视了汉字的“形”,越来越不会写字了。同音选字,弃形留音,用同音字胡乱代替,出现了当前汉字的“沙漠化”倾向,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读书人不会写字了,这可谓是中国文化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严重危机!

    比如说今天早上,香港的《凤凰卫视》向在菲律宾遇难的同胞致哀,就把字幕上“致哀”写成了“志哀”。另外,还有把“逢凶化吉”写成“丰胸化吉”的,把“有容乃大”写成“有容奶大”的。这都是用拼音输入的结果。是长期在教学和使用中“拼音独大”造成的。如果从上小学起也教王码这样的“形码”输入法,输入汉字几乎就等于书写汉字,当然就很少会有“提笔忘字”的事情发生。

    【光明网】:那您认为造成这个现象的根源在哪儿?

    【王永民】:根源在于我们的文字理论啊!100年以来我国的汉学界实际上一直有一个错误认识,那就是汉字是“落后的文字”。这本来是二三百年来外国人蔑视中国并企图瓜分中国时,恶意制造的舆论,可是我们国内历代也有不少学者跟着外国人,人云亦云地认为“人类文字的发展规律”是“从象形到会意,再走向拼音化”,这是“世界文字发展的共同方向”。这个“紧篐咒”一念,中国汉字就等于被判了死刑!汉字必须要“走拼音化的道路”。中国的学者也许初衷还是好的,是爱国的,他们认为中国近代的落后是由于技术落后,技术落后是因为教育落后,教育落后则是由于汉字落后!甚至连鲁迅也说过:“汉字不亡,中国必亡”这样极端的话。

洋大人们把汉字弄个“紧篐咒”的理论基础,是所谓“语音中心主义”,他们认为语言与文字应当是一回事,文字应当记录语言(语音),就是要怎么说就怎么写!他们说英文就是这样的嘛!(其实,英文也不尽然,你看what,那个h为什么不发音?right中的gh和读的一样吗?英文中不发音起符号作用的字母多得是!汉字的同音字非常多,你把“勤王之师”按音写成“擒王之师”就完全反义了!这是用同音代替的结果,光要读音,不顾字形,意思就完全相反。我们的汉字,是靠字形来全面地记载它的音、形、义三大属性的。靠读音根本是不行的!在最小的GB2312国标字集中,Yi音字111个,shi音字218个!只教拼音不教字,就等于说这些字形不同的字是可以“通用”的!为什么会造成“提笔忘字”呢?就是因为从上小学,甚至从幼儿园开始就先教拼音,而不重视汉字的形,汉字构形中包含的文化元素丢失了,淡化了。如果我们从上小学开始,在认字的同时就注意写字,就会“形码”输入汉字,就更多地教汉字的“理据”,就教《千字文》,教《弟子规》,教《三字经》,把字一个个认识了,不同的形赋予不同的字义,写好了,那么将来错别字就会少得多。总之,中国语文是“字本位”的,字有限,词无边,是以字为基本单位的,字才是本。现在的教学是“拼音至上”,实际上是丢失汉字文化,而汉字文化无疑正是中华文化。

王永民:如何发扬光大汉字文化<STRONG><FONT color=#ff8000 size=3></FONT></STRONG>

    【光明网】:在经济全球化、全球网络化、信息一体化的今天,您认为中国应该如何弘扬并提升与大国文化相匹配的文字软实力?

    【王永民】:这个文字软实力的问题,实在是个很大的问题,是关乎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话语权”的问题。我们不但要发展经济,还要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要弘扬传承汉字文化。汉字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核心内容,是中华文化的血脉之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定要包括汉字文化的伟大复兴,这是我们中国的软实力。要弘扬和提升文化的软实力,首先是要从中小教育入手,教汉字,认汉字,理解汉字,认识汉字的博大精深,让孩子们从小就爱汉字。

可是我国当今汉学界,有一件怪事:谁要说汉字好,就立即有一批高高在上的“权威大人物 ”出面来批判你,讨伐你!这是极其不正常的。身为中国人,不让大家说汉字优越,只能说汉字落后,是何道理?孰不知这些“大人物”几十年如一日地批判汉字,诅咒汉字的“洋洋大作”,不也是用汉字写的吗?

要提高我国汉字文化的软实力,还要认真清理100年来汉学界对汉字的种种错误认识,要反对语言文字学术界的民族虚无主义和崇洋媚外的“全盘西化”余潮。100年来,中国的语言学界,失去了民族的自信和自尊,唯索绪尔的“语音中心主义”马首是瞻,对他仅仅适用于西方拼音文字的“规律”和“理论”,闭着眼睛照搬到中国的语言文字学中来(其实,这位西方语言学大师索绪尔,自己就在文章中明确指出:他的理论不适合中国汉字!)。可偏偏我国汉学界的“权威”或“大人物”,以索氏理论为武器,把批判汉字,诅咒汉字当成了饭碗和终生的事业!

随着汉字信息技术的突破,汉字在信息时代正在重铸辉煌。现在,到了我们理直气壮又名正言顺地为汉字歌功颂德,为汉字的传承与弘扬清除所谓理论障碍的时候了!

实际上,把100年来崇洋媚外“全盘西化”思潮在语言文字领域的一贯表现,说成是“谋杀汉字”是并不过分的。要汉字“走拼音化道路”,实际上就是废除汉字!就是谋杀汉字!其外国人是谋杀,其中国人至少是帮凶!汉字废止了,中国的文化根基没有了,中华民族文化的擎天大柱,不就倒塌了吗?

这件事为什么没人管?为什么就没有人高唱国歌“起来!起来!……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前进!前进呢?

奇怪的是,半个多世纪来,我国一代又一代的“语言文字学大师”,几无例外地崇洋媚外追随索绪尔!几无例外地从骨子里面主张“汉字要走拼音化道路”!几无例外地极力打击封杀颂扬汉字的言论!几无例外地对我国汉字信息化取得的划时代成就视而不见!在洋洋大作《汉字五千年》八集电视片中,当说到汉字在电脑时代“浴火重生”时,居然只字不提王选和王码!不就是因为“二王”断送了“汉字拼音化”的道路吗?

我国一代接一代“大师”们白纸黑字的《汉字落后论》和“汉字必须拉丁化”的“理论”,100年来在我国官方的语言文字界和教育界,代代相传孳乳发酵,这难道不是一件天大的怪事?难道不是一件大事?难道不是我国在中小学用大量课时教拼音却很少用课时教汉字所造成的越来越多的人“提笔忘字”“不会写字”这一汉字“沙漠化”局面的总根源吗?日本不是也使用汉字吗?可是日本落后了吗?谁见过有日本的“语言文字学大师”整天靠骂汉字吃饭的?

为什么会发生“中国人自己仇视自己祖国的文字”这样的怪事呢?而且这些“大师”们60年来几乎成了一言堂!整个中国学术界,不能有谁写文章说汉字自有中国特色,汉字是优秀的文字,你说了,就一定有一批台上、圈内的权威们群起而攻之!还是听听老百姓的话吧:你们这些“大师”啊,闲着没事干,吃了一辈子汉字的饭,还要骂汉字,你还是中国人吗?

我们要争得汉语汉字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要提高中国文字的软实力,就要及时清理、大力批判并努力纠正我国学术界的“汉字落后论”。问题是多么简单而明白啊!你中国人自己就整天说自己的汉字是不符合规律的,文化是落后的,是要走洋人“拼音化道路”的,你还有什么底气?遑论“提高软实力”!

汉字是形意文字,汉字的形负载着形、音、义三大属性,读音尤其不能代表汉字。汉字的形就是“身体”,而音就像是“衣服”,衣服怎能代表身体呢?离开了汉字的形,中国还有文字吗?就那400来个拼音,怎能记录表达中国文化?所以,我们要强调,爱汉字就是爱中华文化。这是提高我们国家软实力的重要内容。汉字的学习要从“根”上做起,从娃娃做起,从娃娃开始认识汉字,理解汉字,会写汉字,会查汉字。要在语言文字学领域,要从意识形态的高度,大力提倡爱国主义,增强民族自信心,提高汉字的国际地位和话语权,增强中华文化的软实力,这是一个最根本的办法。

王永民:如何发扬光大汉字文化<STRONG><FONT color=#ff8000 size=3></FONT></STRONG>

    【光明网】: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从封闭走向开放,从边缘走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的份量以及所处的历史地位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您认为我们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如何强化对汉字的“形”的认知,保存并传承汉字文化的内在品藻和外在风骨?

    【王永民】:强化对汉字“形”的认知,首先要克服我们中小学教学中“拼音独大”的局面。只教认读,不教字形,不教汉字的构成理据,弃形留音,这实际上是“语音中心主义”和“汉字落后论”在作怪!是“汉字必须拼音化”谋杀汉字的延续。

学校里只教拼音不教形码,我觉得是不妥的。虽然王码是形码,但我并不反对用拼音输入汉字,因为汉语拼音在推广普通话,给汉字注音帮助认字等方面,确实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如果认为汉语拼音可以代替汉字,或者搞什么汉语拼音和汉字混合使用的“一语双文”,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国家的语言文字法,从来都不承认汉语拼音是中华民族的一种法定文字!周总理早就说过:汉语拼音是给汉字作注音用的,它不是代替汉字的拼音文字!正像英文中标示读音的音标不是英文一样,汉语拼音主要是给汉字注音。你见过美国人把音标当成文字来用的吗?

    所以,我觉得中小学教育,尤其是小学教育里面,不但要教拼音,还必须教汉字的字形、教写汉字。以输入法为例,不但要教拼音输入,还必须要把形码输入法纳入中小学教育,使科学实用有广泛社会基础的“形码”(当然,未必是“王码”!),登堂入室,堂而皇之地走进课堂。以此从根本上解决认字的问题,读音的问题,写字的问题,包括查字的问题。

比如说,我发明的“数字王码”,只用6个键,任何汉字只取前4个和最后一个码元,5分钟便可学会,就是一个“一石三鸟”解决汉字输入难、写字难、查字难的科学方法,推广以来,得到了国内外数以千万计用户的欢迎。

    【光明网】:就是这个能打字的“王码键字通”吗?

    【王永民】:对,这是数字键和鼠标“合而为一”的微电脑新发明。只用6个键,任何汉字,取前四个和最后一个码元,最多打五下,重码比拼音少得多。要记要用的码元仅仅是:一丨丿丶乙口。

用这种按汉字的笔画和笔顺打字的方法,你能把字打出来,你还能不知道怎么写吗?当然你就会写了。所以,常用“形码”的人,很少再“提笔忘字”。

    【光明网】:的确如此,会五笔字型的人中,很少人会提笔忘字。

    【王永民】:不但如此,从小学起教“形码”,不仅是解决了一个写字的问题,还解决一个输入的问题。同时,我还告诉你,“数字王码”还解决一个查字的问题。为什么呢?我们的汉字查字法,自古以来,一直没有一个简单易用“见字知码”的数字化查字法。现在的拼音查字“同音字”太多,“部首”查字难记难用,很多字不知道读什么音,也不容易知道是什么“部首”。加上地方方言多杂,真正管用的当然是“形”!如果用数字王码,输入码就是查字码,甚至就是字典的页码。从字形上可直接观摩出那个“码”,无非是“前四末一”,我们能把字打出来,再用“前四个加最后一个”,作为代码去编字典,那你岂不是看到字,就知道“页码”了吗?例如“堃”,前4末1是“41531”,你在41531这一页一定能查到它。所以,“数字王码”不仅仅是输入法,也是查字法。一个方法,解决了写字的问题,解决了输入的问题,解决了查字的问题,可谓“一石三鸟”,解决了汉字在网络时代,信息时代的三大难题。这三大难题解决了,汉字在信息时代的应用和传承,就同时得到解决了!

    【光明网】:就是。汉字是中华民族的血脉之根,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文化遗产,决不能用拼音代替汉字!

    【王永民】:对啊,其实也根本代替不了!你能用Li两个字母代替GBK字集中的256个“李、里、利、离、黎……”字吗?明明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文化遗产,你怎么总是说她落后呢?她的确是有些缺点,的确是遇到过一次次劫难,但汉字文化就好象我们的母亲一样嘛!妈妈有缺点,妈妈脸上有了皱纹,难道就不是你的妈妈了?她仍然是你的妈妈。爱汉字就是爱祖国,爱汉字就是爱中国文化。这是我的一个认识。争论了100年,结论只能是汉字有强大的生命力,决不能“走拼音化道路”!君不见汉字以她独一无二富含中华文化基因的“形”,独立于世界文字之林,正在重铸其汉唐辉煌吗?

    所以,我觉得我们要解决越来越多的人“提笔忘字”的问题,要释解当前汉字文化的空前危机,根本的办法是理论开道,教学入手,大张旗鼓地宣传汉字的优点并及早改进汉字教学。

当代汉学大师饶宗颐先生说,汉字是中华民族精神文明的旗帜。当前,我们要把汉字的学习和使用,跟爱民族,爱祖国这一精神文明的要求有机地结合起来。

王永民:如何发扬光大汉字文化<STRONG><FONT color=#ff8000 size=3></FONT></STRONG>

    【光明网】:社会上有一种声音,说是“拼音输入法”导致了汉字文化危机,那您认为确实是这样的吗?

    【王永民】:这么讲,我并不完全同意。因为对于学过拼音的人,用拼音输入毕竟解决了他们在电脑和手机上输入汉字的现实问题。从小学学拼音,现在学以致用,我们输入汉字,毕竟是一种“不用再学习”就能用的输入法,顺理成章嘛!你能说不是一个输入法?

是不是“拼音输入”导致了“提笔忘字”呢?我认为真正的根源不在这里。应该这么说:单单提倡拼音输入使“拼音独大”,甚至主张“用拼音代替汉字”,才导致了“提笔忘字”。

因为在我国的中小学里面,在“用拼音代替汉字”的指导思想下,学生们“得音忘形”,忽视甚至厌恶书写汉字。广大青少年用拼音输入,实际上就是“用拼音代替汉字”,提笔忘字也就在所难免了。因为“音码”和“形码”象是火车的两条轨道,我们的教育错在完全排除了“形码”这条轨道,让“音码独大”,成了单轨火车。如果我们的中小学校里用教拼音20分之一的时间教了“形码”,如果我们现在的学生中有一半学生是用“形码”,“提笔忘字”就会减掉一半。如果人人都用形码,我相信“提笔忘字”的现象就会真正避免。

但是,现在行不通。他学的是拼音,讨厌的是写字,你不让他用拼音来找字能行吗?所以“提笔忘字”只是个表面现象,根子却在教育上。

拼音输入实际是无码可编的“找字法”,输入的音,“Li”与“李里利莉鲤……”没有必然联系,上百个字出来,翻页,找字,虽然少慢差费不胜其烦,但他是“计划经济”,根本不讲效率,急什么?总能找到嘛!何况现在的软件很方便,他就打个拼音,按照“高频先见”,要不了三五下,他也能找到所要的那个字,你能说“拼音输入”不是个方法吗?逮住老鼠就是好猫,不管用多长时间,反正他逮住了,它也算是一只管用的猫。当然,一旦遇到“喱砺砾嚟罹痢唳蠡”这样的字,拼音指定没戏!

     我作为王码的发明人,我认为,在当前这样教育背景下,拼音输入法和形码输入法,要并行不悖,互相学习,相辅相成。“提笔忘字”是“音码独大”造成的,“音码独大”是教育造成的。只有在中小学加入“形码”学习,加强书写汉字的教学,将学习汉字与爱国主义结合起来,才能克服当前汉字文化危机的局面,汉字文化才能得以有效传承。

    【光明网】:老师说的这个问题,还是说得非常客观的。因为汉字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中华文化的脊梁,汉字把中国文化记录并传承下来,在中国和全世界对人类文明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那您认为汉字文化将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发展前景?

    【王永民】:我以为,汉字文化必然随着我们国力的提升,伴随着民族的伟大复兴,实现伟大的复兴走入全盛时代,汉字文化的发展有以下几个特点和任务。第一,就是要深化对汉学的研究,汉字的确是博大精深,从古到近,五千年之久,世界上的其它的象形文字,如埃及的圣书字,苏美尔人的丁头字,美洲的玛雅文字以及印度的梵文等,早已死亡,唯独中国的汉字巍然独存,长盛不衰,至今仍具有旺盛而强大的生命力,这其中必有道理。汉字一脉相承,成为祖国统一的纽带,是值得深入研究的。这不仅仅是一种爱国主义的情操,还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汉字至今没有走某些人主张的“拼音化道路”,这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奇迹,决不能简单地将外国的语言文字学理论,硬套在中国汉字的头上!我们必须建立中国特色的、符合民族精神的汉字语言文字学理论。

    第二,将汉字的研究和应用,与电脑和网络技术结合起来。几千年来汉字记录了浩如烟海的文化典籍,对古代文化的整理和应用,只有到了电脑时代才有可能。用电脑处理古典文化,用网络传播中华精神,推动汉字在全世界华人界的应用,使之成为全世界人民的文化财富。

    第三,要大力拓展汉字在国际上的应用。英文已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语种。汉字应该更广泛地走向世界,让更多的人学习汉字,学习汉字就会爱汉字,学汉字他就会了解中国。一个不了解中国汉字的人说了解中国,我觉得这是不现实的。汉字的传承,在国际上的推广应用,也需要技术的支持,也需要政府的推动。

    最后一点,比较重要的就是我们必须刻不容缓地在我们中小学里教拼音的同时,大力提倡教汉字!让“形码”进入课堂。从教育入手,使我们一代又一代对汉字的笔画,对汉字的结构,对汉字的文化内涵,有更深层次的认知。越来越不会写汉字,越来越错别字多,汉字必然要走向荒漠化,这将是中华文化前所未有的危机和灾难。

王永民:如何发扬光大汉字文化<STRONG><FONT color=#ff8000 size=3></FONT></STRONG>

    【光明网】:那您认为发扬广大汉字文化,我们应该具体从哪些方面入手?

    【王永民】:我觉得有以下三点。第一点,对我们现在汉字的技术,加以整理,建立国家标准。比如说,五笔字型和数字王码是不是国家标准?现在不是。虽然全世界使用的人比较多,从联合国总部到东南亚华人,到我们国家每一个办公室,都装了正版的软件,但现在不是国家标准。它只能是一个实际的一个标准。不是国家标准,它就难以推广到中小学校中去。

    第二,就是要将“形码”纳入中小学教育中去。现在我们国家职业教育里面,职业高中、职业学校里面,为了就业,几乎都在教五笔字型,卓有成效,培养能够秉承我们汉字文化、很少会提笔忘字的青年。

     第三点,要进一步地开展学术讨论,要允许各种学术观点发表意见,学术界里不能只有一个“汉字落后”的声音,不能只有一个“汉字必须走拼音化道路”的声音。中国汉字如何走自己独特的中国特色的道路,这确实是值得研究的。我记得是1990年代,就是说“拼音要代替汉字”,“中国汉字是落后的文字”,吵得最热的那个年代,说汉字不行了,便慌慌张张地在中小学开始了只教拼音,不教汉字,小学课本里面根本都没有汉字,全是拼音。这个实验彻底失败了!用拼音代替汉字,能够解决中国的文化传承问题吗?解决不了的。对此必须开展学术讨论,允许百家争鸣。尤其是我们的教育界,受“拼音化”的影响最深最久!受灾最为严重!可以说,自从解放以来,我国的教育界对汉字的认识,恕我直言,始终都没有一个正确认识。我这个话,我不知道网友朋友们是不是认同,也不知道能不能播出。但是我认为:历史是可以考证的。前几年我和《瞭望》的编委杨桃源先生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警觉拼音输入对汉字文化的消蚀》的文章,我们只是让“警觉”而已,不料简直是“投石冲破水中天”,引起了轩然大波,居然有10多位“权威”发表言词激烈的文章来反对!其实五年前的这件事情,是基于我们对某大报两年中所有公示的错别字进行统计的结果,同音错别字多得令人吃惊。然而,这个敏感的地方谁也碰不得,一触即发,谁敢说拼音的问题,谁就马上成为“汉学大师”们的众矢之的。

    【光明网】:记得那是一场轩然大波!

    【王永民】:哈,那时节一些自称“内行”的“汉学界权威”们起而哄之,都来批判我,都来批判五笔字型。学术界要允许讨论嘛,我不就是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和一种学术观点嘛!我们国家现在是,教拼音说是80个学时,其实200个学时都打不住!能不能拿出10学时教教“形码”?教教汉字的结构?教教汉字的“数字王码”输入法呢?“数字王码”已经通过了国家标准化的检验,又通过了部级鉴定,在用户中获得了一致好的反响,一致的好评价,有众多的院士给予高度的评价,但是我们很难推开,进不到中小学课堂中去。教学大纲没有这一条,你就完了!你想想,这不是个大问题?

所以,如果让我提出建议的话,我觉得我们的教育界,真正地要端正认识,要爱国,要研究汉字,要爱汉字。我66岁了,我觉得真是有生之年,我就再干这一件事。我就是要说汉字好。谁说汉字不好,我就和他讨论。我1983年发明了五笔字型之后, 84年4月4日我们尊敬的胡耀邦总书记,在河南视察了五笔字型,他看了飞快打字的时候,问了我一句话说:汉字可以打这么快,还要走拼音化道路吗?我说,我看不用了。(半年之后的1984年10月,中央将“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更名为“中国文字工作委员会”,两字之差,从此不再提“文字改革”了!)汉字是中华民族精神文明的旗帜,这是饶宗颐先生的说法。他是前不久我们国家的领导人接见过的,他已经90多岁了,大名鼎鼎啊,可以说是汉学界的泰斗了。他说:“汉字是中国文化的脊里骨干”,可是一些人偏要撤掉这面旗帜,偏要拆除这个骨干,真是令人费解啊!

    我国的“汉学大师”们至今把索绪尔奉若神明,认为“拼音化”是世界文字的“共同规律”。认为世界文字的“发展方向”,就是从象形到表意,然后再到拼音化。连索绪尔本人都认为汉字不在此例,可我国的“汉学大师”们却比索绪尔还要索绪尔,居然认为:这也是汉字的发展方向!中国的“汉学大师”要做学问,的确需要一面“旗帜”,但把索绪尔当作“旗帜”,可是错到家了!

    我国的汉字学术界实际上一直是“两军对垒”。我建议通过光明网,通过《光明日报》,通过我们的媒体,要进行正常的学术讨论。要观点明确,汉字到底是一种什么文字?是不是该寿终正寝了?是不是最落后的文字?是不是像瞿秋白曾经说过的,是“中世纪最混蛋,最落后的中世纪的茅坑”?计算机是不是汉字的掘墓人??术,曉 100年来是不是一直有人要谋杀汉字?

    没有民族精神的民族,不会成为强大的民族。一个民族的存在有三大特征,饮食、服装和文字。如果汉字丢掉了,民族的精神等于不存在了。我们5年前就提出了汉字“沙漠化”的问题,值得警觉,但被“大师”们猛攻一阵之后,就没人注意了!现在倒是外国的报纸,《洛杉矶时报》登出来了,我们就重视了,这真是个讽刺!为什么等外国人重视了,我们才重视呢?这不对嘛!中国人要敢于说话,要敢于保卫自己的文字,敢于捍卫自己民族的文化阵地,敢于弘扬自己的文化!要敢于理直气壮地说中华文化是优秀的文化,是值得并应当传承的。崇洋媚外是错误的,尤其在文字理论方面,一定不要崇洋媚外。我们中国的文字学理论早已有之,从许慎到现在,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文字理论体系,建立了自己教学理论。如今拿外国人的框框全盘西化,套在我们中国汉字身上,这不是民族虚无主义是什么?这是帮了蓄意谋杀汉字的那些人的忙嘛!应该坚决抨击,坚决反对,坚决批判。

王永民:如何发扬光大汉字文化<STRONG><FONT color=#ff8000 size=3></FONT></STRONG>

    【光明网】:从王教授的这番话,我们能看到教授的拳拳爱国之心。今天他说得非常精彩。作为职业发明家,请问教授近几年又有什么新的发明?

    【王永民】:我现在算是个职业发明人,在中国发明协会兼职,任副会长,对发明创造事业仍然很感兴趣。最近几年发明了一个被世界称为“汉字输入技术的第二次革命”的输入法,做成了一系列软件,通过了国家标准化检测。世界于大家不是说“五笔字型有点难”吗?我还要说“拼音选字慢而繁”!那怎么办呢?好了,我的新发明来了,这项发明叫“数字王码”。现在王码是指五笔字型和数字王码这两项技术,五笔字型是用字母键打字,快而难学;数字王码是用数字键打字,非常好学,但是快不了。

    【光明网】:数字王码,用数字键打字的方法吧?

    【王永民】:对,这是我国汉字输入技术的第二次革命。用数字键打字。只用“横竖撇捺折和口”6个键。任何汉字,只取“前四个和最后一个”便可输入。

    【光明网】:将5种笔画和一个“口”,放在数字键上打字。

    【王永民】:这项发明的关键是“口”不要拆!打中国的“中”,一“口”加一竖就够了,“口”不拆。“口”被我概括为中国汉字的6个基因之一,6个基因是“横竖撇捺折和口”。就用这样6个键,能打出所有的字,任何会写汉字的人,只取“前四个和最后一个”,比拼音要快5倍以上,重码是拼音的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少得多。虽然没有五笔字型那么快。但是好学,五分钟学得会。我2006年亲自教过50个国外的小孩,黄头发的,蓝眼睛的,并不会写汉字的。只要教他们认识汉字的图形规律,告诉他们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书写顺序,他们就能用“汉字基因”不超过10分钟,不认识的汉字都能打出来了,光明日报还报道了这次教学活动。这里,是我的另一项新发明,它是一个微电脑,叫王码打字微电脑——键字通,是数字王码的硬件产品,曾在商务部举办的国际高科技展览中荣获总分第一名。

    我还有一个与汉字有关的发明挺有意思,叫跳字游戏机。也是跟“横竖撇捺折口”的数字王码有关。好象一个小圆地毯一样,把“横竖撇捺折口”6个键摆上来,像六个碟子,放在脚下,中间是一个零键,上方有一个屏幕显示汉字,小孩子们可以用脚在“笔画键”上跳,跟跳舞毯类似,只不过跳出来的是汉字。配上音乐,按“前四末一”把字跳出来,看谁跳得快。

    【光明网】:这个发明很适合少年儿童学习汉字,寓教于乐。

    【王永民】屏幕上不断地显示汉字,孩子们不断地在地上跳,配上音乐,这叫“数字王码跳字游戏机”。我这项发明,正在联系实施产业化,相信对提高孩子们学习汉字的兴趣能发挥些作用。

    【光明网】:推广这个发明,让孩子们从小就知道汉字怎么写!

    【王永民】:对啊,寓教于乐,从小就对写汉字有兴趣,从小就会按笔画输入汉字,从小就会编码,那么寓教于乐的同时还健身了,应该有许多幼儿园感兴趣吧!

    【光明网】:今天和王教授沟通地非常地愉快,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节目到这儿就要结束了,感谢王教授作客《光明网》,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是姚源,感谢各位的收看!

 

主持人:姚源

导播: 张晞

摄影/摄像: 祁鹏宇

文字整理:姚源

[责任编辑:张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